首页 » 都市种田 » 正文

小说《重生90:致富从编麦秸秆开始》陈军 吴玲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90:致富从编麦秸秆开始

小说:都市种田

作者:木栋

角色:陈军 吴玲

简介:功成名就的陈军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回到了1983年。
看着魂牵梦绕的面孔,陈军心里默默发誓:既然上天给他重活一世的机会,那他一定要带她度过那场灾难……
“老婆,我,回来了!”
“我回来救你了!”

书评专区

重生90:致富从编麦秸秆开始

《重生90:致富从编麦秸秆开始》第3章 恶意免费阅读

等麦秸秆晒干,已经下午四五点了。

吴玲帮着陈军把麦秸秆收好,垫着麻袋放成一摞。

陈军趁这会天还没暗,坐在门槛上编一会。

他拿起三个麦秸秆,原本易折的麦秸秆,经过清水泡过又晒干,已经变得柔软有韧性。

陈军手指翻飞,压一别二,中间续秆几次后,手中一条草编小蛇渐渐成型。

用钢笔在蛇眼上点了点,陈军把小蛇盘起来,用一根木签支起小蛇脑袋,让它仰着头——这样就更像真的了。

陈军很满意,他将草编小蛇放到一边,捻起几根麦秸秆继续编织。

等到六点多坐起身去吃饭的时候,陈军面前已经摆了五六个麦秸秆编成的小动物了。

周明下午没敢跟往常一样,呆在办公室睡觉

但他也不太想去陈军家。

上午谈话的时候,徐主管的态度很明确了。

陈军一家不能在厂里住,必须搬走。

联系到之前的产品报废事件,周明知道,这是徐主管,在为之前厂里的事情处理首尾了。

这样一来,周明就坐蜡了。

昨天周明刚收了陈军的一盒烟,相当于是答应他往后拖几天,结果今天就来赶人走…

他周明自认不是什么响当当的汉子,不用一个唾沫一个钉,但做这种事还是让他感觉臊得慌。

一边是主管的安排,一边是自己的面子…

周明在陈军家门口晃悠好几圈,还是难以下决定。

眼看着马上就要六七点,厂里各部门的工人就要下班回来了,到时候人越来越多…

周明一咬牙一跺脚,大踏步走到陈军家前敲门。

“陈哥!陈哥!”

周明这回没敢那么大声喊。

陈军将喝了半碗的茄子面片放下,起身开门。

周明掏出兜里的半盒烟递还给陈军。

陈军接回来捏了捏,问周明:“啥情况?”

“交房租。”周明说道。

“现在?”

“对。”周明点头。

随后他补充道:“房租涨了,十块一个月。”

陈军脸色沉了下去。

周明看着陈军的脸色,心想这面子我已经丢了,这恶人咱可不能当,为了那一个月总共才八毛一块的油水不值得。

他将陈军拉到一边,将上午办公室的情况跟陈军说了一遍。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不是老弟说话不算数,实在这是主管的意思。”

陈军点点头,没说话。

前世倒没有遇见这种情况。

那时候陈军性子直,被厂里开除之后,觉得没脸再在这里住,就直接搬出去了。

新搬的房子是老房子,四面都是单溜砖薄薄地砌了一层,一点防寒的作用都没有。

如果当时还住在工厂宿舍里,吴玲或许就不会被死了吧?

在那充满愧疚的四十年里,陈军也曾不止一次的这么想。

但如今,他选择留下来,却又有人非要他离开。

那么,前世有些没算的账,现在可不会放过了。

陈军深吸一口烟,缓缓吐出,然后把烟头掐灭:“我就在这住。”

周明惊讶了:“那可是一个月十块啊!”

陈军点头:“我知道,过几天我直接去找徐主管。”

周明瞪大了眼睛,不明白陈军是想要干啥。

陈军将那半盒烟塞回周明手里:“别的你别管,你只用把我原话告诉徐主管。”

周明瞟了一眼又瞟了一眼,揣摩陈军的心思。

不过捏着手里的烟,他想:“管他呢!有实惠拿就行!”

周明走后,陈军坐在门口编麦秸秆。

吴玲收拾完了碗筷,屋里每个角落都扫了一遍,桌子上、窗台上的浮灰被擦得干干净净。

等到一切忙活停当,吴玲搬了个板凳坐在陈军面前。

“编这东西难吗?”

陈军对她笑了笑:“也不难,掌握好技巧,你看…”

他放慢速度,让吴玲看清楚。

几遍之后,吴玲大致明白该怎么编织了。

于是陈军给她抽了几根麦秸秆,让她试着自己编。

编麦秸秆确实不难,只要掌握好压上压下的次序,别让麦秸秆翘起就行。

但想要编成动物形状,却有些难度。

吴玲看看自己手里编出的不成型的长条,再看看陈军又摆出来的一只草编蜥蜴,问陈军:“军哥你是在哪学的这手艺?”

“跟一个老大爷学的。”

陈军手上不停:“乡下村里会这手艺的不少,但都只逗小孩玩的时候才编一个。”

确实是跟一个老大爷学的,但那是几年之后,他下乡卖小商品的时候学的。

吴玲没再说什么,看天已经黑了,就起身打开灯。

陈军把东西收进屋里,见吴玲坐下来又抽出几根麦秸秆,出声道:“晚上灯暗看不清,你就别编这东西了。”

“那我去把衣服洗了。”吴玲没反对。

陈军应了一声。

他知道她的心思,拖着病身子不能出去工作,就想着不停的做家务活,好歹让她感觉自己有点用,不至于成为家里的“拖累”。

但他宁愿吴玲能一辈子“拖累”自己。

陈军看着吴玲端着水盆出去,低下头,手上编织的速度加快。

第二天一早,陈军就用麻袋装着昨晚做好的编织品前往市场。

市场里的位置其实都是固定的。

哪家占哪个地方,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也算是长久习惯,一个萝卜一个坑。

陈军先去的市场交叉口处,但这里已经挤满了摊贩,连落得下两只鞋宽的地方都没有。

没办法,陈军只能往里走,终于在市集末尾找到一片空地。

左边是个修自行车的,右边应该是哪个村的农民,二八大杠后座上捆着几只鸡。

陈军过去把麻袋铺开,然后把编织品一个个在上面摆好。

昨晚忙活一宿,到后半夜才睡,终于编出来二十多个。

此时按照前小后大的顺序固定间隔摆好,倒一时间显得摊位上货物丰满。

“嚯!你这弄的挺精巧啊!”

陈军刚准备坐下,就听见旁边那个修车的探过头来说话。

“买一个不?”陈军搭话,想跟这人试试价格合不合适。

“多少钱?”

“三毛一个。”

“你这有大有小的,全都三毛?”修车匠诧异问道。

“都三毛。”

“小伙子你这不太会卖东西啊!”修车匠一副教育人的口气。

陈军笑了笑没反驳。

这修车匠就是闲的没事,没有想买的意思,完全是想找个人聊天。

而陈军已经明白,三毛钱是能够吸引到人继续讲价的。

再跟这修车匠讲话,就是纯粹在浪费口舌了。

见陈军没搭理他,修车匠撇撇嘴,对陈军翻了个白眼,走了几步又跟旁边卖鸡的聊去了。

虽然位置在市场里面,不是非常好,但总是有闲着的人逛到这里。

特别是那些退休的老头老太,精力旺盛,这在哪个时代都是一样的。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在陈军摊位前停了下来。

“你这编的东西怎么卖?”老头觉得新鲜,瞅了一会张口问道。

“三毛一个。”

老头指着摊上几个编织物问道:“你这有大有小的全都三毛?”

旁边修车匠闻言看了过来,有些幸灾乐祸——这第一个客户问的就是自己刚问过的问题,看这小年轻怎么回答。

“对!”

陈军一脸憨厚:“全都是三毛,大的小的都是三毛。”

还是刚才那一套!

修车匠转头一脸期待的看着老头,希望他能跟自己“英雄所见略同”,说出:“小伙子你这不太会卖东西啊!”

给这小年轻好好上一课!让他知道卖东西的学问深着呐!

老头在陈军摊位前犹豫了一下,说:“拿那个大的。”

陈军麻利地提起老头指的那个草编蛐蛐,递给老头,同时三毛钱入账。

一旁的修车匠看得直挠头:这是怎么回事?

>>>点此阅读《重生90:致富从编麦秸秆开始》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