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古代 » 正文

张延嗣 张延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大唐:从归义军开始》最新章节

小说:大唐:从归义军开始

小说:历史古代

作者:战五渣

角色:张延嗣 张延思

简介:归义军!一个极少数人知道,孤旋西北,却心向大唐的晚唐最后猛士军团!
归义军!照亮了晚唐的最后高光时刻!
但种种原因之下,归义军没能重振大唐的辉煌!而是随着唐灭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意外之下,现代人张延思穿越到了让无数世人惋惜的晚唐。
现在人张延思选择了逆流而上!
一路破除艰难险阻,让归义军不再那么悲壮。让大唐能够重铸辉煌,再次屹立于世界的舞台中心。

书评专区

流浪旅途:没什么爽点感觉

细水长流的王黑龙:这小说写的还算可以

YG帅气小可爱:(*Ü*)ノ☀冲冲冲!
好看!ପ( ˘ᵕ˘ ) ੭ ☆

Solvy:某就是冲着归义军这个IP来的(叉手礼)

大唐:从归义军开始

《大唐:从归义军开始》第3章 讲讲道理免费阅读

张延思拿起大饼咬了一口,发现这饼还挺好吃,应该是面里和了油,上面又撒了芝麻,口感又香又脆。

罐子里是黄澄澄的小米粥,吃口饼再喝口粥,也算的上是美味。

张延思边吃边用力思索着便宜弟弟口中说的延武延信两人。

或许是身体原主人对这两人的意见实在太大,只是稍微一想,两张让人厌恶的脸就浮现在脑海中。

而且心中还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气愤和郁结之感,让吃的正香的张延思突然没了胃口。

这让张延思有些郁闷,单从名字就能看出是兄弟,原主儿人都走了,怎么一想到这两位还会这么大反应。

张延思索性放下手中的大饼,抬头看向张延嗣,“我撞了头,只记得这两人是咱们的兄弟,其他的都忘了。”

张延嗣听了顿时惊的瞪大了眼睛,“大兄,你失魂了?”

张延思摆摆手,“好多事情都记不起来了,先不管这些,你给我讲讲到底为何会兄弟间闹成这样。”

张延嗣愣愣的看了一会张延思,才一脸不忿的开口道:“他们哪里当咱们是兄弟了,人家是嫡子,我们是庶子。

那几个夯货年纪不大,可总是借故找茬羞辱你我,在这家中我们还不如寻常百姓家的郎君过得舒坦。”

张延思挠了挠头,有些怀疑道:“都是阿耶的儿子,阿耶就不管?”

张延嗣听了嗤笑一声,接着双目有些发红道:“大兄,咱们是庶子,知道庶子被称为什么吗?

是庶孽!孽字的含义您不懂吗?阿耶怎么会向着我们,做什么都是我们的错!

和西边回鹘的战事咱们身先士卒拼命搏杀,可得来什么了?

军功全给了那几个刀子拎着都费力的夯货,询问阿耶只得来了一句嫡庶有别,赏了几个银碗就没别的了,还不如他麾下的将领。”

张延嗣越说越是激动,用力拍了一下案几,一脸悲愤道:“再说这府中上下,那些个仆人奴婢,哪个真把咱们当郎君看待了。

有那几个夯货撑腰,哪个咱们都支使不动,遇着了嘴上喊着大郎君二郎君,可背地里哪个不编排咱们。”

说完,张延嗣起身指了指屋子,又走到门口指了指院子,“没人伺候也就罢了,自小就习惯了,可咱们住的院子都是北府下人住的院子。”

张延嗣气的呼呼喘了几口粗气,继续开口道:“之前去灶房想要煮些吃食,可那些下人百般推脱,不是没到饭时,就是府中没了柴。

无奈去街上买,可回来正好碰到了那几个夯货,非要上来抢夺,说是府中又不是没吃食还要上街买胡饼给张家丢了脸面。”

顿了顿,张延嗣一脸恨意的一字一顿道:“大兄,您告诉我,我们和他们怎么当兄弟。

我们还不如寻常百姓家的子女,不论嫡庶相处的都是如亲兄弟般。”

张延思听了有些恍然大悟,同时心中也是怒气渐长,怪不得便宜老爹的态度那么冷淡,原来原主儿和眼前的这个弟弟是庶子。

再想到之前导游对张淮深这个算是唐末名将的人物讲解,张延思心中抽了口凉气。

在没有跟团来到敦煌之前,张延思从来没听过大唐归义军的事迹。

可听过讲解以后,对这支被称为大唐最后的猛士军团充满了敬佩。

唐朝发生安史之乱时,大唐内部久不闻兵的府兵防御军队糜烂不堪,根本抵挡不住安禄山的东北边军,相继丢失河北中原。

没办法急调陇西精锐安西军平叛,造成陇西防御空虚,又恰逢吐蕃兵峰鼎盛之时。

被吐蕃趁机吞并了河陇与西域,自此以后大唐中枢就与河西走廊断了音讯。

被吐蕃统治了几十年以后,敦煌的毫族张义潮虽然生在吐蕃占领期间,却心系大唐。

趁着吐蕃内乱的时候率领沙洲也就是敦煌的民众起义,孤悬西北心向故国的张义潮先后光复了河西走廊的大部分疆域。

历时十多年打通了和大唐的通路,但是与大唐中枢联系上以后,大唐并不信任张义潮,只是给了个归义军的称号和一些意义不大的敇封。

先是让张义潮的哥哥张义谭,也就是张淮深的父亲入京城为人质。

张义谭在京城死后,张义潮又亲自入京当人质,把归义军交给了侄子张淮深。

张淮深也算是一代名将,周边的回鹘等族被打的哭爹喊娘。

但是唐朝中枢却就是不给正式的敇封,让张淮深统领的内部开始出现了质疑。

最终张淮深和夫人以及六个嫡子在一天内惨遭灭门,自此归义军开始走下坡路,大唐也失去了最后一支可以让唐朝再次中兴的倚靠。

而杀死张淮深一家的凶手,据导游所讲解的推测之一,就是大英雄张义潮的儿子从京城回到敦煌撺掇张淮深的两个庶子做出了如此惨事。

最后这位又两把庶子给灭了,重新执掌了归义军。

张延思那时候还再替张淮深惋惜和怀疑,这位和张义潮一样,赤胆忠心心向大唐的名将就这么因为家族内讧死了。

现在从张延嗣所说和那一脸的恨意来看,这种推测八成是准确的。

想到这,张延思摇了摇头,张淮深这种处理家事的手段实在是太糙了。

哪怕稍微给些温暖也不至于让两个庶子年纪轻轻的时候就满含恨意,一代英雄就这么断送在自己的庶子手中。

虽说归义军的后任者也坚守了将近二百年,可自张淮深陨落后归义军再没了进取之心,也让大唐没了再次辉煌的可能。

这可是荣耀千古的大唐,就这么没落了,实在是让人可惜可叹。

不过不管可惜不可惜,那几个嫡子这么欺负人是个人都忍不下去。

尤其张延思作为现代人,对于嫡庶之分更是看不惯,而且从小作为孤儿,领悟的道理就是宁可被人打死也不能被人吓死,不然会更被欺负。

况且无论何时何地,挨了一拳过来,也没有不还手的道理。

虽说自己只是灵魂穿越了过来,可对面的便宜弟弟是真拿自己当哥哥的。

尽心尽力的守在旁边,又费劲波折的弄了吃的回来,这要是不出头,那就不是个男人。

张延思挥了挥手,让张延嗣过来坐下,拿起一张饼递了过去,“你也没吃呢吧,刚才光顾着我自己了。”

张延嗣接过了饼,一屁股坐到了案几旁,边吃边开口道:“被那几个夯货气都气饱了。”

“这里离沙鸣山远吗?”张延思问道。

“不近,有六十里呢。”

“咱们有马吗?”

张延嗣抬头看了看张延思,“大兄是想去佛窟去悼念小娘?”

张延思没理会什么小娘大娘,“就问你有没有马,没马的话,你到时候给我指个方向,我去那边看看。”

“有马,咱俩攒了好久的钱才买得呢。

你要是去佛窟,我陪着你一起去。”

张延思点了点头,不再吭声,又拿起大饼吃了起来。

吃完以后,张延思起身活动了两下,感觉身体状态还不错。

让张延嗣先把马给准备妥当以后,张延思拍了拍张延嗣的肩头,“延武延信的院落在哪,你给我指个方向就好。”

张延嗣一听眉头一皱,但还是伸手指了指方向,“大兄,你要干嘛。”

张延思笑了笑,“去讲讲道理,在这等着我。”

>>>点此阅读《大唐:从归义军开始》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