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萌宝 » 正文

沈汐颜 许暖暖小说《被退婚?我用算命将渣男送进监狱》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被退婚?我用算命将渣男送进监狱

小说:萌宝

作者:北风中

角色:沈汐颜 许暖暖

简介:【互撩+甜宠+萌宝+玄学+病娇+虐渣爽文】
全帝都的人都说傅家二爷凶狠冷漠、天生命硬,克妻克子克自己。
五年前,他在夜总会被强行夺走了清白。
“找到那个女人,我一定将她撕碎!”
五年后,神算大师沈汐颜带着一对双胞胎萌宝归来,却被他强行绑在身边。
“你敢逃婚试试看?”
傅二爷偏执暴戾,床下小狼狗,床上大猛虎。
沈汐颜揉了揉酸疼的腰,只想求饶。
“二爷,不是说好了每周休一次,今天让我歇歇行不行?”

书评专区

被退婚?我用算命将渣男送进监狱

《被退婚?我用算命将渣男送进监狱》第3章 我在天桥底下摆摊算命免费阅读

这故作娇俏的声音简直能腻死人。

她来之后,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香水味。

沈小北打了个喷嚏,捂着自己鼻子。

他委屈地喊了一声:“妈咪。”

沈汐颜拉着小北小晚走远了几步。

许暖暖似乎察觉到自己被人嫌弃了。

她转过身来,打量了沈汐颜几眼,

这个女人身材高挑纤细,微卷的黑色长发因风有些凌乱飘扬,五官精致明艳。

简直比圈子那些当红的女明星还要漂亮,完全挑不出缺点!

许暖暖的眼眸不禁浮现几分嫉妒,但看到沈汐颜浑身上下都是不入流的杂牌子,加起来估计不到两百块。

她嗤笑一声,翻了个白眼。

“啧,一看就是乡巴佬,没见过市面的土包子!”

沈汐颜记得许暖暖。

五年前顾辰解除婚约,不就是为了和她结婚吗?

但顾辰已经进监狱了。

许暖暖一个十八线的小野模,依旧过得光鲜亮丽。

估计是重新攀上高枝了。

沈小北抡起拳头,气鼓鼓地看着许暖暖。

“你不许说我妈咪坏话!”

沈小晚也跟着做了个鬼脸。

“骂我妈咪的都是坏女人,我讨厌你……略略略!”

许暖暖:“呵,我看你年纪也不大,就带着两个拖油瓶,不知道和多少野男人睡过了,估计是未婚先孕,连孩子爹都不知道是谁,真丢人!”

沈汐颜做人的唯一原则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不放过。

欺负她不行,欺负她的孩子就更不行了。

沈汐颜眸光一凝,掐指一算。

“小姐,我看你印堂发黑、舌苔生寒,三天内怕是有血光之灾,还是慎重点,莫造口业。”

许暖暖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差点笑出声了。

“呸,哪里来的疯子,胡说八道!”

沈小北、沈小晚立即反驳,“我妈咪才不是疯子!”

两个小宝挡在沈汐颜身前,一副势要保护妈咪的姿态。

沈汐颜脸色平静,说:“你姓许,26岁,你现在的男友是天胜集团的赵总,而你是他私下包养的小三……”

“对了,赵总还是个秃头。”

说到这里,沈汐颜漂亮的眼睛一弯,尽是嘲笑。

“许小姐,还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许暖暖被说中了,她的脸色变得很难堪了,青一阵白一阵。

此时,一辆豪车停下来。

从车里下来一个中年秃顶大肚子油腻男,没走几步就开始大喘粗气。

他过来就搂着许暖暖的细腰,脸上横肉腻得都快要滴出油来了。

“宝贝,我这不是来接你了吗?瞧瞧你气的。”

许暖暖咬了咬牙:“你闭嘴!”

周围的路人越来越多,看到了这一幕,纷纷对着许暖暖指指点点。

“年纪轻轻,原来真的是小三儿啊!”

“怪不得一身名牌,干的是勾引别人老公的事!”

“当小三还这么招摇,丢人现眼!”

“……”

还有人对着许暖暖狂拍,打算把新闻发到网上去。

一个是野模,一个是天胜集团总经理。

网民们对这种花边新闻最感兴趣了!

许暖暖脸色涨红,恨恨地看了沈汐颜一眼,然后挡着自己的脸,狼狈地钻上车。

她记住这个女人了!

此时,停在不远处的劳斯莱斯驾驶座上。

车窗渐渐摇下。

男人的面容精致冷峻,鼻梁高挺,剑眉星目。

左眼角下有一颗泪痣。

他轻轻抖落手里头的烟灰,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单薄的唇角微弯,勾勒出睥睨天下的玩味之态。

助理出声,才打断了他的思绪。

“傅总,你已经盯着那个女人看很久了,虽然她长得很漂亮,但到底是两个孩子的妈了,你该不会是想喜当爹吧!”

傅瑾年的目光,确实一直落在沈汐颜身上。

从背影看,很像那天晚上的女人。

可他记得她远远没有这么漂亮。

男人的眸光骤然变得幽冷,低头看了下腕表。

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

作为帝豪集团的总经理,分分钟都是几千万的生意。

可傅瑾年浪费了三个小时,就为了在这里等一个人出现。

他手心里握着一枚耳钉。

这是他能找到的关于她的唯一物件。

五年了,他整整找了她五年。

她夺走了他的第一次,他不会放过她的!

“你不是查到消息,说那个女人今天会在机场出现吗?”

“傅总,可能消息有误也说不定,要不我们再等等?”

助理话音刚落,车子就开出去了。

傅瑾年没有等到人,已经窝了一肚子的火气了。

如果让他现在看见她,他一定会将她狠狠捏碎!

……

突然间,瓢泼大雨倾泻而下。

沈汐颜在路边上等了很久,还是没有打到车。

要是再没有车过来,她和两个小宝就要湿透了。

沈汐颜环顾周围,只看见了一辆车往自己这边开来。

她鼓起勇气,走上前拦下。

“你好,可以顺路捎我们一程吗?”

驾驶位上的男人气息冰冷。

这些年来,假借搭车勾引傅瑾年的女人,不计其数,他见得多了!

傅瑾年甚至都没有看她一眼,抬脚往油门上一踩。

车子加速从沈汐颜身边开过。

还溅了她一身泥水。

沈汐颜看着自己衣服上都是泥巴。

“可恶!”

……

三日后,人流量最大的天桥底下。

沈汐颜迫于生计,只好在这里摆摊算命。

等了整整三天,终于等来了第一个顾客。

这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人,一头灼目的金发,左边耳朵带着枚钻石耳钉,在阳光下熠熠发光。

一副吊儿郎当的德行。

他站在摊位面前,观察了许久。

一张简单的桌子,挂着一块白布。

白布上只写着八个字—“百测百准,假一赔十。”

男人因为好奇而上前询问,“你这儿能算什么?”

沈汐颜睁开眼睛。

漂亮澄澈的眸子如同水晶般明亮,却又宛若一滩深渊,看不见底。

她说:“行业规矩四不测。不测他人隐私、不测孕妇胎儿性别、不测穷凶极恶之徒、不测心不诚之辈。”

“除此之外,都能。”

男人问:“我奶奶马上要动手术了,你可以测测,她能平安醒过来吗?”

沈汐颜递出一纸一笔,“将你奶奶的生辰八字写下来。”

男人写了。

沈汐颜:“手术时间,是明日的下午三点?”

男人有点震惊,这件事情也只有他们家人知道。

眼前这个人却能说出来,难道真有本事?

“是啊,那她能不能平安度过?”

>>>点此阅读《被退婚?我用算命将渣男送进监狱》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