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爽文 » 正文

小说谢元 云梵《洪荒仙佛》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洪荒仙佛

小说:玄幻爽文

作者:三元归泰

角色:谢元 云梵

简介:十世轮回终结在新婚之夜,十世厄运也走到尽头。
九世佛缘历尽十域苦厄,成就十世灵珠。
而十世和洪荒中遗留下来的苦愁,也在缓缓的展开。

洪荒仙佛

《洪荒仙佛》第3章 了结和陷阱免费阅读

云梵大师没有理会谢元的疑问,不过周围人都愕然的打量着高贵的云梵大师,谢元这话显然不像是无中生有,难不成这位德高望重的大师,是妖兽不成?

“贪星爻狼?那不是妖兽吗?”张韬听到谢元的话语,悲愤中带着疑惑地看了一眼云梵大师,这位云家的供奉之前的确有奇怪的一面。

贪星爻狼是妖兽中善于变化的种族,是北方荒域妖人国的末流小族,但因为精通变化的缘故,一般的肉眼凡胎是无法看出爻狼真身的,所以这样的末流小妖,正适合在江阳城这样的偏倚小城内作威作福。

妖兽和人类的修炼等级差不多,但是妖兽所依靠的是无需炼化的玄气,而非炼化后的元气,少了这一步骤,妖兽的得道自然会比人类修士高很多。

一般妖兽的修炼等级也是九层,不过妖兽更看重的并不是修炼等级,而是种族的血脉纯度,通常这样的纯度是以年份划分的:

末流小妖,寿命五百年;

小妖王,寿命八百年;

大妖王,寿命一千五百年;

妖皇,寿命三千年;

妖仙,寿命五千年;

妖仙之后,妖兽若是再想修炼更进一步,那么就要修炼成人,而修为类似于人类三元境、化灵境强者。

贪星爻狼是末流小妖,寿命五百年,只有突破金丹境,才能升为小妖王,延寿到八百年。

八百年对于妖仙那样的强者来说只是弹指一瞬,但在人类王朝,八百年足以斗转星移。

江阳城北部的定海防线毗邻着荒域妖人国,定海线是边疆之地,大明孔雀朝和妖人国常有争端,贪星爻狼便是荒域妖人国的阵前卒,所以面对上妖人国的爻狼,大明国的人类没有丝毫的好感。

“胡说什么,老衲乃是云佛寺的云梵大师,你这只违逆轮回的孽畜,竟然敢污蔑本座,看我不敲碎你的骨头去喂狗!”云梵大师一声怒喝,只见手中的棍棒抽动着淡金色的元气,身上古铜色的皮肤,泛起金光灵纹护体。

“噔~”说话间,谢元的玄铁棍和云梵大师的棍棒交错,云梵大师的沉重一击,谢元完全不为所动,面色坦然间分毫没有受到棍棒的波及。

“太次了点,您老还是回山里再练个五百年吧!”谢元手间金光大振,无数的灿色符字萦绕在玄铁棍间,黑棍窃魔重重的落下,云梵棍断,云梵的肩头更是遭到了窃魔的凌厉重击。

“你这个……”云梵大师落地时,口中的骂声刚吐出三字,窃魔便抵着他的眉心,但没有直接取下云梵的性命。

“用真身吧,你现在人形的实力,只是勉强的金丹境,打不过我的。”谢元很干脆的和云梵说道,言语中的蔑视和戏谑让云梵大师怒由心生。

“呼呼呼……”云梵身体内的某种封印被暗中解开,被谢元这小子如此的羞辱,云梵已经不顾一切。

只见云梵大师的白僧衣上配着的璎珞宝珠,被衣服下的隆起肌肉撑起,古铜色的皮肤映衬着玄色的气流,若隐若现的黑色毛鬃始终没有完成最后一步的变化。

谢元见到云梵依旧没有变出真身,而且身侧紧靠而来的张家、云家侍卫,已经将他的所在团团围住。

“谢元你就算再厉害,你也只不过是一纹金丹,加上你金丹凝练不久,所以你根本不足为虑!”云君豪身上泛起的气息,是在筑基九重,距离凝练金丹只有一步之遥。

不过谢元知道,云君豪的修行之路将会止步在金丹境之前,不仅仅是因为谢元现在准备收了他的狗命,更多的是地灵气已经腐蚀了他原有的人灵根,如此一来,人灵根会被侵蚀成渣,地灵根又无法启用,金丹必然无法凝聚。

周围的家族侍卫,大概都在三重金丹境的样子,一起动手的话,谢元想必会很麻烦。

两位江阳城最大的家主,张韬和云海都是标准的人灵根境界,双纹四重金丹境,兵器分别是朴刀和长剑,而且并非是精修器物的修士。

人灵根并非是天下最低等,人灵根下尚且还有凡骨伪灵根,而且人灵根也有人灵根的好处,最起码在参悟的时候,人灵根不会因为外在天地之气影响修士的心境。

地灵根和天灵根则是和前者大有不同,地灵根相当浑浊,修士心性稍有不稳,就会有被地灵夺舍的危险。天灵根的危机自然来自于天,天灵根可以吸收纯净的始气,而始气会引动天劫,修士一旦始气使用过量,往往会死在天谴之下。

古往今来,无数的强者都是朴素的人灵根,他们都是用后天的磨砺补足着先天的空缺。

不过倘若是同样心性的人,拥有不相同的灵根,能更容易走到巅峰的,确是天灵根无疑。

周围一共十六位金丹境修士环绕,谢元身在其中不为所动,口中念念有词间,单手手捏着繁杂的手印,印毕之后,手骨上隐隐生出晦涩的象形文字。

一曰:佛,二曰:堕。

字形浮现的时刻,谢元双掌交织横握玄铁棍,掌心从棍中撸到黑棍两端,金光咒印瞬间镀满棍棒全身。

双拳神通法:佛堕!

抢在十六人之前,谢元先一步动手。

只见谢元的身影拖着金光的余晖,抡起玄铁棍的头一击就是将壮硕的云梵大师砸入地表,没有完全蜕变的末流小妖还不足以挡住他的脚步。

“轰~”砂砾飞起,尘埃未定时,棍影缠着金光左突右进,棍风沉重宛如有千万斤之力,而棍影更是快如狂风一般。

棍影搅动风云,金光席卷落叶。

棍棒生猛的砸在金丹境修士的身上,每棍落下不是骨裂声,就是血肉入地的闷响。

胸膛、手臂、小腿、头颅……

谢元全然不像是拿着兵器吓吼人的小雏子,他挥下的每一棍,都会造成血肉凹陷,而这不仅没有让谢元心悸,反倒是让他表现的更加凶猛。

黑压压的棍风行云流水,娴熟的棍棒落在周围金丹强者的身上,宛如噩梦。

每一棍不带花哨,一棍一人,不是骨断,就是灯灭。

玄铁棍在十六人中驰骋半炷香后,谢元方才现出身形。

绚烂的光芒停顿在云君豪的面前,金灿灿的光晕戳着云君豪的鼻梁,对上这位仇家,谢元还是不由自主的停住片刻,然后谢元沉吟着后掌重击棍尾,泛着金光的玄铁棍猛的前突,一棍捣塌云君豪的鼻梁,鲜血横流。

不消半刻,周围已经满是鬼哭狼嚎的呻吟声,谢元一手窃魔抵在云君豪的胸膛,拿出手中白纸黑字的卖身契约说道:“这上边有你的签字画押,所以这件事你要付出代价。”

云君豪鼻梁塌陷,满口的鲜血呛入肺叶,谢元对他说的话,他虽然听得很清楚,但是说话一直漏风:“脖子(跛子),(恁)你(物)不……得好死……”

“善恶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谢元肃然说道。

说完,谢元的窃魔清脆的落在云君豪的膝盖上,沉重的力道带着清脆的骨裂声,粉碎性的刺痛让云君豪再度倒吸一口凉气,但他还来不及嘶吼咆哮时,谢元提起手中的玄铁棍,双掌反手旋转一周,棍影直捣黄龙的砸在云君豪的腿间。

“啊啊啊……”杀猪声般的嚎叫,让周围的人满心的惶恐,他们都被谢元打成重伤,自然知道谢元棍下力量究竟多么恐怖。

“谢元,你和你爹娘一样,不得好死…”听到云君豪撕心裂肺的哭号,张韬眸子血红的咒骂道。

谢元看向张韬,然后默然瞥了眼他怀里的张轩瑶。

“蓬!”张韬的目光刚和谢元的眼神交织时,谢元手中的窃魔便飞梭而至,玄铁棍刺穿张轩瑶的胸膛,张轩瑶没有任何言语的倒在血泊中,双眸致死都含着怨毒。

张轩瑶当即毙命。

“混账!啊!…你杀了我!杀了我!”张韬口吐血沫的大叫道,谢元一击毙命了他的亲女儿,让他心中悲痛欲绝。

谢元目视张韬,轻声言道:“世间疾苦不会因此结束,我和轩瑶终归是从小相伴到大,她的脾性我还是多少有些了解的,虽然我并不确定她是什么时候变了心,可是我依旧不想让她留在人世间受苦。你们今天的结局和她不会一样,地狱十八层内,会有你们的位置。”

谢元回忆着小时候张轩瑶和他的点点滴滴,以往的张轩瑶心地善良,常常会和谢元掏心掏肺的说着心底的真情实意,而之后究竟是什么样的现实让她变成如今这样,谢元不得而知。

谢元漠然的吹了声口哨,回首见着云君豪一身新郎官的服饰,也已经被糟践成了无数破烂布条。

“杀人偿命,谢元你今天一定会付出代价。”云君豪愤愤不满的低吼道,貌似也是在求死,而谢元没有搭理他的功夫。

谢元漫步来到云梵的面前,伸手扯着云梵的一条腿,朗声和众人言道:“放心好了,除了张轩瑶,你们其他人的命不归我管,之前不是没给过你们离开的机会吗?可是你们不要呀,这就不能怪我了。”

众人望着谢元离去的背影,惶惶间,完全不明白谢元刚刚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而这一刻衣衫褴褛的老乞丐,从谢元的正对面拄着破木杖子,步履蹒跚的朝着这边的豪门府邸行来。

月华如水,普照在地,老乞丐嘟囔着说道:“三更天,五道门,过了便是阎罗魂……”

老乞丐枯瘦的五指虚抓两府中的所有生灵,大手像是阴霾云霭笼罩在所有人的心头,下一刻透明的灵体从所有生灵的眉心处勾出,一束束纯净的灵魂力,正在被老乞丐只手操控着。

“你是谁!”豪宅门前无数道惊骇的叫声之中,月华下侵染诡异的红色。

老乞丐的手中的破木棒子,也渐渐露出真容,片片随风舞动的白纸条穗,竟然发出银铃般的脆响:“铃铃铃……”

而老乞丐的背后,也浮现若有若无的虚幻白影,影子头顶高帽,上面写着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一见生财。

老乞丐手中的大棒来回舞动九圈,下方的数百灵魂尽数被牵扯入内,老乞丐持杖俯瞰月光下一个个死不瞑目的生气断绝之人,长吁短叹的挥了挥手,所有瞪圆的眼睛纷纷闭合。

“斯人尚在美梦中,我却持杖纵横行。”

老乞丐转身后,一袭森白的长袍,手持白穗飘飘的哭丧棒,而头顶着的始终是‘一见生财’。

谢元临海眺望黑色的薄雾,江阳城东临寂静海,是一处常年无风无浪的稳重海洋,江阳城从一个小渔村,变成现在的边城,也得益于寂静海的风平浪静。

老乞丐手中的哭丧棒散发着荧光,走到谢元身边的时候,谢元也正准备和云梵交心。

“修炼这么多年的爻狼,还是末流小妖,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练得。”谢元用手中的窃魔敲了敲云梵的头顶,今日是繁星满天并无月光,爻狼的妖力最弱。

张、云两家没有因为喜事挑月圆时的良辰美景,反倒是帮了谢元一个大忙,得不到月光的爻狼现不了真身。

“结束了吗?”谢元见到一袭官袍的老乞丐,出言询问道。

“这已经是第十世了,你和地藏王的契约也到此为止,接下来你若是身死,无人会救你,而且你还会被打入永生地狱,再无轮回。”老乞丐颔首说道。

谢元点头,他和地藏王之间的交易,他自己心里清楚,为了打破洪荒之后的荒诞格局,他决心冒险一试。

“那个女孩就不要难为她了,我和她的恩怨已消,送她入轮回吧。”谢元全然没有之前的骄纵,反倒是极度冷静的说道。

“地府自有地府的规矩,容不得你插手。”老乞丐坐在悬崖边上,望着平静的寂静海言道。

谢元没有多说废话,阴曹地府的规程森严,他也没有功夫多想地府的事情。

“此世已然是终局,现在你可以回地府了。”谢元手中的窃魔点在云梵的晕穴上,同时和老乞丐说道。

“你真的要叫谛听?小心它一蹄子踹死你。”老乞丐冷笑着说道。

谢元无言,他和谛听是老对手,十世之前的谢元进入地府,在见地藏王的路途上,和谛听发生了冲突。

谛听和他不对眼,一直有意无意的为难谢元,谢元有时也会回敬一二。

这一世的谢元自有打算,他刚刚在临海画下金字的符箓,并不单单只是为了见老对手一面。

云梵大师在云佛寺中招摇撞骗这么多年,并不是仅仅只有云家给他打掩护,在云佛寺中,谢元感受到一股偏邪的垢污。

不管是哪一世,谢元都不允许邪物出来坏他的好事。

“有邪物?”老乞丐见着谢元一脸凝重的样子,顿时明白了什么。

“现在的我只有金丹境,那邪物大概已经入了化境,差距太大,实在不行的话,也只能让那头畜生帮帮忙了。”谢元双臂上的金纹卐字印异常显眼,窃魔竖插在石墩中,双掌内的经文如潺潺流水般异动,臂骨上刻着的‘佛堕’二字,显得异常刺眼。

谢元双手中指指尖同时裂开一道血口,一点金光流露时,谢元周身都弥漫在璀璨的佛光之内。

谢元口中念念有词,指间的诀印也不断的交替,结诀结束后,临海的这片区域,全然都在佛光普照的范围,而谢元自身佛骨便是佛光的起源。

“化境的邪物,你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挑衅,也是没谁了。”老乞丐一脸的揶揄。

“迟早都要露馅的,倒不如主动一点给它些惊喜。”谢元冷笑着说道,心中全然没有喜色。

“友情提醒,谛听的脚程并不是很给力,估计要个一时半刻才能到达,你能顶得住吗?”老乞丐满脸不相信的询问谢元道。

金光遍地,纹路繁杂如蚯蚓出土一般蠕动,谢元在佛光内布下阵法,阵法深奥晦涩,常人难懂其妙。

这是流传下来的‘净邪阵’,净邪阵专对邪物,只要邪物入阵,那阵法便会洗涤污秽,谢元之后会用自身为饵,引诱化境邪物出手。

谢元无奈的叹了口气言道:“希望那个老家伙,脚程不会太不给力吧。”

老乞丐拿着哭丧棒,一跃跳下悬崖,双足踩着寂静海,招招手说道:“我去迎迎那个老家伙。”

“你就不怕我死了?”谢元无语的问道。

“你死不死关我什么事?”老乞丐没有分毫怜悯的心思,双足涉水长行,很快黑色的海面上,白影匆匆消失。

“跑的真快。”谢元感慨着,老乞丐这一手跑路绝活,谢元有点望尘莫及。

云梵身在佛光大阵的阵眼处,窃魔玄铁棍只要了结他的性命,云佛寺中的邪物便会冲出庙宇,来这里一探究竟。

这是个显而易见的陷阱,可谢元并不觉着自己会失败,从十世轮回来看,邪物早已没了以往的嗅觉,画地为牢兴许是个好办法。

>>>点此阅读《洪荒仙佛》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