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术 » 正文

沐以筠 张大娘小说《重生农门,我怎么又成了医妃》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农门,我怎么又成了医妃

小说:医术

作者:唯子木

角色:沐以筠 张大娘

简介:【团宠+细水长流】
沐以筠本身没有那么多情感,不管是谁,她都只是在情感的安全范围里,从来不越界。
哥哥们如何她不管,程言殊后来怎么变成季间的,她也没管。
或许真正能左右她情绪的只有一点作为医者的自觉。
后来她重生后记起自己是个穿越者,再后来京城的战场被拉到村子里,她就不得不再次踏进宿命。
哥哥们开始召集军队,青梅竹马的世子爷问她:“你还想坐母仪天下的位置吗?”
可该怎么告诉他,她从未想过呢?

重生农门,我怎么又成了医妃

《重生农门,我怎么又成了医妃》第3章 重生?穿越?免费阅读

沐以筠梦到了她的师父,那是一位神出鬼没的仙人。

他第一次来时算出沐以筠有帝后之资,第二次来就收了沐以筠为徒,除了医术外还传授给她一套特殊的针法——业婪。

仙人师父说,业婪乃是江湖之中最神奇的针法,是从上古传下有改变天地规则之能。

他还说,沐以筠你有这个资质,一定能够学有所成,将这套针法融会贯通的。

“沐姐姐!”

有人在叫自己?

沐以筠挣扎着要睁开眼睛。

她想,师父真是错的离谱,她到死都没有坐上皇后之位,虽然医术已经登峰造极,却依旧理解不了那套针法该如何运用。

沐以筠睁开眼就看到小梅子近在咫尺,她满脸的焦急,“沐姐姐,你没事吧。”

她张着嘴好像有好多要说的,最后却只这么问,可眼眶全都红了。

沐以筠摇摇头,刚想说些什么感受到身上的东西,惊讶的看向小梅子,她点点头转到另一个方向挡住一点其他人的视线。

“沐姐姐,你好些没有。”她掩饰的开口询问了一句。

沐以筠暗中摸索,发现居然是一包银针!

看着小梅子拼命眨着眼睛,才想起来前几年‘沐以筠’对小梅子说父母常年生病,想要学习医术为其医治身体。

那一日,她们一起看完整本关于针灸的医书。

小梅子笑着,坚定十足:沐姐姐这么厉害一定能够成功的。

小孩子很单纯,她以为看过就能学会,拿着一包银针过来。小梅子也很聪明,她或许已经去求过村里的大夫,她也知道这些人不喜欢沐以筠,所以没有光明正大地拿出来。

要知道在与世几乎隔绝的望舒村里,能够会医术的都是人中龙凤,都是村里最尊贵的人啊。

小梅子知道她们不会尊重沐以筠的,她们既然已经露出邪恶的一面,就会将看到的人都毁掉。

沐以筠凭空生出一种欣慰感,甚至热泪盈眶,或许是这具身体有着的反应。

没关系啊,‘沐以筠’你别担心,你还没有来得及学会的医术,她会的。

小梅子送来的一包银针,她不会辜负了的。

沐以筠借着小梅子的瘦小身躯摸出一根银针来,她是准备扎在头顶调动身体最后的备用能量的。没想到脑中突然闪过业婪,以前她理解不了,如今却一眼通透。

来不及多想,直接在身上一处不显眼的地方扎上一针,居然果真如同业婪所释能够缓缓回归气力。

这种现象连沐以筠这个医术出神入化的人来说都找不到一点逻辑。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感觉身体开始回暖,没有了忽冷忽热的感觉。

“小梅子,快回来,你沐姐姐在哭丧不能去打扰。”村长开口将小梅子唤了回去。

这么一说,众人看到沐以筠脸上挂着泪珠,只当她刚刚确实是埋头痛哭而已,没有人知道她从鬼门关又回来了。

两次路过鬼门关都能够回来,看来她沐以筠的命不该绝。

既然如此,她就不会这么认命。

停灵三日未满,她绝对不会让步。

“村长,我要和您谈谈。”

沐以筠脸色还是苍白的,但杂乱的长发下那双锐利的双眸紧紧盯着村长,村长居高临下回望着她,却没有给回复。

上一次沐以筠找村长谈话就弄到房屋和进村的承诺,这一次张大娘急忙开口道:

“村长,能有什么重要的事啊,还是尽快让沐家夫妻早早入土为安。”

“是啊是啊,村长…”

“张大娘,你们先出去吧,我听听小沐怎么说。”

村长都没有让她们把话说完,就开口打断了,这么一打断也就能看出他的决断来,张大娘等人也不敢再说什么,陆续的出门了。

“小梅子,回去吧。”杨婶拉着小梅子也往外走,小梅子频频回头还是跟着走了。

等人都走后,沐以筠懒得再跟他打太极,将怀里的钱袋子拿出来丢了过去,冷声道:

“这是身上带着的钱,剩下的钱藏在其他地方,你带着外面那些人走,明日我就找出来给你。”

这钱总归是要出的,不是靠点办法就能留下这笔钱,以后还要在这个村子里生活,今日对待村长就不能用太过激的方法。

顺着他的心意,也能把自己想做的事做了。

村长掂量着手里的钱袋子,有着让人心痒痒的重量,他脸色好了很多。

“什么外面的人, 小筠啊,外边都是你大爹大娘们,都是担心才来看你的。”

好一个睁眼说瞎话。

沐以筠没有搭理他,反倒是不知从哪儿拿来一块毛巾,黑乎乎的擦着刚刚张大娘等人跪拜的地方。

村长哼了一声,将钱袋子藏好才走的。

沐以筠听到他出门后高声道:“既然已经看过,大家也该放心,都散了吧。要是还有人不放心的,明日小筠埋葬她父母的时候再来就行了。”

能够当上村长让张大娘等人都服气的,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明日要来便来,还能怕了谁不成。

经过村长这么一说,直到夜色降临都没有人来闹,也没有人来吊唁。

重生前的沐以筠情感就很淡,对谁都一样,但这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原主的情感在作祟,她感到胸口难以喘息的压抑感。

这个时候,外间突然又传来声音。

“季间兄,你说这沐家的小姑娘有没有被张大娘她们欺负了?”

“灯火长明,想来是还在守灵,张大娘她们应该没有得逞。”

季间的嗓音依旧平和,传入沐以筠耳中缓解掉一些压抑感。

房屋中只有她一人很是寂静,外头的脚步声清晰,沐以筠猜想大概有三四人同行,这些人早早出去不知干什么,又到如今才回。

他们这些外来的人员,为什么…

不对,口音!外来人员!

沐以筠突然想起,这是与京城相隔最远的望舒村啊,为什么会有京城口音的人出现在这里?

如今细想来几道男子的嗓音都十分熟悉。

沐以筠心脏在狂跳,血液不知道在涌向何处,她的身体已经撑不住了。

她只觉虚弱无力,脑中破碎的画面却越来越齐全。

不止有关于那几个京城口音的男子,更有前世婴儿时期前的记忆。

>>>点此阅读《重生农门,我怎么又成了医妃》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