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言脑洞 » 正文

小说秦北川 鹿铭雅《女尊,玄学大佬觉得软饭香》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女尊,玄学大佬觉得软饭香

小说:古言脑洞

作者:爱吃香葡萄的寒羽

角色:秦北川 鹿铭雅

简介:(团宠 爆笑 沙雕 先婚后爱 一对一 甜文)
玄学大佬穿到女尊世界,原身为了不入赘,竟上吊自杀?
鹿铭雅才不傻,上门媳妇怎么了?谁不服怼死他!
侯君气得半死:死丫头,有种别跑!
鹿:我没种!有种的是男人!
秦澜冷声讽刺:你不了解男人,男人说介意,其实心里不介意
鹿:有道理,那你介意吃屎吗?
纨绔女找茬,怼!侄子不服她,怼!娇气皇子摆架子,怼!
怼天怼地怼空气,日子那叫一个爽!
还有傲娇夫郎,撩他!

女尊,玄学大佬觉得软饭香

《女尊,玄学大佬觉得软饭香》第3章 拒绝人妖免费阅读

鹿铭雅不明所以,这个长得像人妖的是谁呀?为何要管她叫妻主?

她沉下脸来问道:“你是哪位?”

男人站起身来,妩媚生姿的走到鹿铭雅身旁,伸手就要挽住她的胳膊。

鹿铭雅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人妖,要非礼她,她快速往旁边儿闪去,气愤地问道:“你想干什么?离我远点儿!”

那男人眼泪汪汪的看着她,憋着嘴巴似乎是要哭,声音里尽是柔情和委屈:

“妻主这是嫌弃奴吗?奴会乖乖的听妻主的话,什么都依着妻主!”

鹿铭雅打了一个激灵,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高声喊道:“秦北川,你在哪儿?给我出来!”

秦北川一直远远的跟在鹿铭雅的身后,他武功极高,耳力目力超乎常人,早就把这边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

他听到鹿铭雅喊他,快走几步来到她的身旁,声音淡漠的问道:“妻主有事?”

鹿铭雅立刻指着面前的妖娆美男,问:

“你叫我妻主,因为我们两个拜过天地了,他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也叫我妻主?你跟我说清楚。”

秦北川撇了一眼气哼哼的鹿铭雅,声音中带着厉色:“谁派你来的?”

妖娆美男被秦北川的声音吓得一个哆嗦,期期艾艾的说道:

“回二公子的话,是侯君吩咐奴家过来伺候……”

凤羽国男子,以柔美为美。

秦北川看着眼前这个美貌的男子,让他不禁想起他第二任妻子,结婚当天与人发生冲突,洞房花烛夜,将他赶出洞房。

最后与身边的一个陪嫁男仆行了房,那个男仆的模样没有面前这个男人美貌,父亲,这是什么意思?

永安侯府内大小事情都是有父亲做主,母亲随是一家之主,但是她一向是甩手掌柜,只知道吃喝玩儿乐,却又十分惧内!

正在他陷入沉思时,鹿铭雅指着面前的妖娆美男,怒声说道:

“打哪儿来的你回哪儿去,跟你家侯君说,我是嫁到秦家,但也不是任人摆布的木偶,往我房里塞人,也得问我同不同意!”

她说到这儿顿了一下,双手掐腰,郑重其事:“我不同意,滚!”

妖娆美男眼神闪烁,要不是侯君授意,我愿意跟你一个入赘吃软饭的女人吗?他装作伤心的跺了跺脚转身向后院走去。

鹿铭雅转身看着秦北川,不悦的说道:“你爹真奇葩!你是他亲生的吗?”

秦北川看着妖娆美男被鹿铭雅赶走,心情好了些,睨了一眼扑了满脸粉的鹿铭雅:“是。”他说向前走去。

二人回到房间,鹿铭雅在丫鬟春花和秋月的服侍下沐浴更衣。

她穿着中衣,神情有些紧张的问春花和秋月:“我……我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很丑?”

春花和秋月相互对视了一眼,春花笑着说道:“小姐,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平时你不都是说自己是京城第一美女吗?”

鹿铭雅瞳孔微缩,原主原来是个自恋狂,难怪她身边的人都说她漂亮,能成为自恋狂,长得应该也不错!

她摆了摆手:“行了,你们去歇着吧,我……我要去洞房了!”她说着脚步轻快的走进卧房。

鹿铭雅挑开门帘走了进去,看见秦北川正坐在桌前独自饮酒。

她的心有些忐忑,毕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这是女尊世界,女人是要主动的,她想着走了过去,清了清嗓子:

“夫君,良宵苦短,我们是不是该喝交杯酒了?”

这个暗示够明显吧!鹿铭雅心中暗搓搓的想着。

秦北川坐在桌前心中五味杂陈。

他第一任妻子是京中第一美女,也是他的白月光,倾慕的对象。

最终能娶到她,他的心情说不出来的激动!

谁想到对方因为是入赘,觉得备受屈辱,前途被毁!成亲当晚,他便没有上的了床!

第二个倒是两情相悦,后来他才明白,对方看中的确是他的家世,背景。

并不是想要嫁给他,而是想要娶他,最终两段婚事都惨淡收场。

他黯然垂眸,喝下一杯苦酒,听到鹿铭雅的话,不由得讽刺一笑:“妻主脖子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鹿铭萱摸了摸脖子上还有些疼的红痕,开始睁眼说瞎话:

“这事儿也怪我!我知道要入赘之后,想着从家里多弄点儿嫁妆,免得以后手头不宽裕!”

她说着看了一眼秦北川,眼见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鹿铭雅硬着头皮继续掰:

“谁想到我爹和我娘觉得我之前是个纨绔,败家女儿,这会儿可算是把我嫁出来了,就不想在我身上花钱了。”

“娇生惯养长大的我,没有钱,那日子得多痛苦啊!我就想着用上吊这个方法吓唬他们,让他们给我多准备点儿嫁妆。”

鹿铭雅说到最后她两手一摊:

“结果玩砸了!真把自己给吊上去了,不过这罪没有白受,我的嫁妆很丰厚。”

秦北川看着面前,面容精致,两眼扑棱棱水灵灵的鹿铭雅,没再继续追问。

他低头倒上两杯酒,一杯递到鹿铭萱面前:“妻主请。”

鹿铭萱眉眼带笑,手微微有些抖的接过酒杯,傻笑着,说:“谢谢……夫君!”

二人喝过交杯酒。

鹿铭雅放下酒杯转身向床的方向走去,刚走了两步,便看见床前地上铺着被褥。

她的笑容僵在脸上,转过头来,她带着怒气质问:

“秦北川!就算我长得丑点,你看不上我!那也不至于让我打地铺,那么大个床,多我一个碍你什么事儿啦?”

秦北川看着鹿铭雅的反应,也是一愣,他俊美的眉眼微垂,声音低沉:“我睡地下。”

鹿铭雅还要继续说,听到秦北川的话,她先是微张嘴巴,接着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睡……怎么能让你睡地下?其实我们完全可以一起睡床上。”

秦北川敛眸,紧紧盯着鹿铭雅的眸子,眼底的深意让她没来由地浑身一震。

半晌,秦北川收起一身凌厉,提醒道:

“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不愿意嫁给我,我也不愿意娶你,你我以后相敬如宾,两不相治。”

他说完掀起蚊帐躺了进去。

鹿铭雅摸着下巴,这傲娇的小模样,真讨人喜欢!

她并没有因为秦北川的话而受到任何打击。

拜过天地,你就是我的人了,还能跑了你!

她美滋滋的想着,躺在了地铺上,嘴里感叹着:“我欲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点此阅读《女尊,玄学大佬觉得软饭香》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