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言情 » 正文

白暮颜 乌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拾君朝暮》最新章节

小说:拾君朝暮

小说:玄幻言情

作者:若月霜晨

角色:白暮颜 乌七

简介:千年前,她为拯救苍生殒命,他不惜打开时空之门。逆天更改不了命数,却引致时空混乱。
一道天罚下,千年轮回,是为她积攒功德也为自身赎罪。
一定要等吾归来!
千年后,她灵魂终得重聚,投身白家,是幽明山上无忧无虑的女孩白暮颜。
机缘巧合下相遇,他想尽办法接近她,走进她心里。
“龙朝朝?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是吗?也许,在梦里。”
汝愿年年岁岁君相伴,吾愿日月与卿长相守。
朝朝暮暮,日月相伴,再不分离。

拾君朝暮

《拾君朝暮》第3章 便宜相公免费阅读

话说着,三人已到小木屋。

两小子先开门进去,无药说去里面收拾收拾,药石则跟白暮颜打哈哈。

白暮颜不理会他,走过去在院子里寻了棵树将马栓好。

无药出来了,两人把长腿少年放床上,听话的去烧水擦洗一条,龙服务。

药石看清了这人的脸,更是有苦难言。

“这厮虽然中毒脸色发黑,但细看貌似长得比你还好看,你捡到了正好给你当便宜相公,这下不愁嫁了。”

这话说的,酸里酸气的,由衷的从内酸到外,嫉妒人家腿长就算了,还埋汰他长相,嫉妒使人面目全非。

无药一脸嫌弃,哐了一下他脑壳,“你都不知道人家姓甚名谁,婚配否,若好死不死是皇家人,岂容你乱议?一个脑袋不够用你还嫌多?”

无药虽早已觉得和这家伙顶着同一张脸而丢人,可还是习惯不了他嘴贱的毛病,而且这人来路不明,他的姐姐谁能配得上?

姐是亲姐,弟不一定是亲弟。

白暮颜淡淡一笑,她愁嫁吗?

对便宜相公这个称呼不以为然,点头道:“嗯,确实是个漂亮小孩。”

她是个十足十的颜控,毕竟看到好看的人自然会让人心情变好。如果只是普通好看,漂亮这话是不会从她的嘴里听到的,最多是还行,还不错。

说完观察这人一小会儿,便用剪刀剪开肩头箭伤附近衣服,仔细没碰到断柄。

白暮颜看了看伤口,有些棘手。还好是普通的箭头,不过想要取出来还是需要一定的技术。

小木屋是两小子偷偷炼药的地方,所以这里多是他们的半成品药,不过外伤药还是必备的。

“有麻沸散无?”白暮颜问道。

“有,无药这家伙有一次……唔!”无药赶紧捂住药石的嘴。

“有,我和他一起去取来。”

无药说完拉着药石往厨房奔去,被捂住嘴的药石瞪着双眼,转而又眯成一条缝瞄着无药,挑着眉,半张脸藏着调戏加嘲讽。

回来时药石端着药,脸换上一副被喂了屎的表情,无药挂着笑容走在他身后。

这是两兄弟间的情调,白暮颜见怪不怪也不过问,不过还是想找个机会套一套两人的故事。

她接过药给少年喂下了麻沸散,还好这人吞咽功能正常,一口没吐掉。

白暮颜将小刀置于火上烤了一会,利落的在箭柄外划十字将断箭取出,刮去部分残秽。她动作利索自然,手都没抖一下,完全看不出来她是第一次做这种事。

然而小木屋药物不充足,这样单单处理肯定不够,只能另外做准备。

发现此人的时候,白暮颜已为他封住周生穴位,使毒物不再流动。

不知道他得罪的是什么人,下这么大血本,真够狠的。她手拿断箭头,指着血窟窿问:“你们可知他所中何毒?”

两小子过去看了一下,先一怔,打了个寒颤后皆摇头,黑血残肉可见骨,着实佩服白暮颜的胆量。

白暮颜哼了声:“我没有拜师正式学医,只略懂一二,都能知晓个其三,看看你俩医理学透了没?一心就想着研制毒药,毒也认不全,别哪天不小心拿错药,看你们还有没有命学,云礼哥哥要是知道了,不被你俩气死。”

自知理亏的两人只能低头认错,不过打心里钦佩白暮颜,像她这人不知是天赋极高还是脑子异于旁人,无论学什么都能很快掌握,还能举一反三,让人怀疑她是不是没喝孟婆汤直接转世的。

“你们临床经验不足,这次就由我这个门外汉来为你们说道说道。”

白暮颜洗了个手,擦干净后正了正衣领,道:

“这毒名为乌七,以乌头,草乌,首乌等七种带乌字的药炮制提炼,用药需以人血为引,类似于蛊。看这箭头乌漆嘛黑的,这毒染于物便洗不掉,中此毒者七个小时内就一命归西,此毒先攻心脏致人昏迷,好处就是走得安详,不过中毒后血液变成黑色,黑血腐臭遍布全身,死时整个人都是乌漆嘛黑面目全非。”

这药霸道,不过名字好记,取名自成分,自毒效。啧啧,有够恶心。

白暮颜顿了顿又道:“不过这药发明于十年前,其中一味章乌藤现几乎灭绝,其生长在穷凶极险之地,不能人工养植,便是后人难以重炼,所以世间所存能制成这药不多。这仇家够狠,不过钱多人傻,但凡有点人脉抽丝剥茧不难找出经手者。

“好在南医阁有专人研究制毒解毒,悬壶书架上有本书专门记载,我曾有幸浏览,记得这解药配方。”

或许伤害他的人是确定了他中毒,以为必死无疑,才没有多补上致命一击。

无药抿了抿嘴,他知道乌七,只是忘了,白暮颜一提醒他就想起来了,但是对于解药还是没了解,所以没有辩解起来。

白暮颜从抽屉里取出无药之前留在这里的纸笔,写下药方,“所以说你们以后多跟着你们师父,该学的好好学。”

她写好看向正在发呆的药石,直接把纸塞到药石手上,“药石,我现在需要你,帮我按这两个单子,上去南医阁取药,还有取些绑带白酒生肌丸,记我名头上。哦还有,去找你师父借两身旧衣衫。”

这个漂亮少年身型跟云礼哥哥差不多,剪掉他的衣服,总得有得换。

药石回过神又开始撅嘴哼哼,“你就不怕我记不住?怎么不叫无药去?”

无药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这种光荣的任务,就得交给靠得住的人,舍你其谁?是时候展现你的能力了,哥。”

对付药石这种不禁夸的人,无药总是手到擒来,一声哥又十分受用。

药石现在只觉得浑身充满斗志,信心满满的出去。

白暮颜忽然想到什么朝门口喊:“别觊觎那匹马,你驾驭不了……”

果然,白暮颜太了解他,连他下一步的动作都猜到了。门外传来药石的喊叫:“哎哟,我去,你不早说,差点被踹。”

两人汗颜,真是没有一点自知之明。

无药留下帮忙清理伤口。

药石灰溜溜的去风尘仆仆的回来,白暮颜便让无药去煎药。

>>>点此阅读《拾君朝暮》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