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 » 正文

小说《我真的不会推理》钟江 陈海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我真的不会推理

小说:悬疑

作者:落笔黑水

角色:钟江 陈海

简介:(原创剧情)
当黑夜笼罩大地,人心缝隙间流出黑色的污水。
出现在酒店里的蛋糕尸体,
早已死去的亡者来电,
粉红色的妩媚美女蛇,
……
和侦探、推理等字眼没有丝毫关联的钟江,却被黑色阴翳裹挟着不断向前,只能竭尽全力,剖析一切。
本文着重于诡谲的杀人构思、极致扭曲的人性和变态的人物形象,夹杂趣味的爱恋,恐怖氛围稍逊。

我真的不会推理

《我真的不会推理》第3章 杀人现场免费阅读

或许是最近晴天太少,钟江总觉得通往山顶的道路,踩上去有种软软的感觉。

就像踩在海绵上似的。

随着离山顶的距离越来越近,四周的空气变得愈发清凉,一如薄荷清香。

也许是这里绿树成荫,没有污染的成片森林使得空气格外清新。

钟江昂起头,脖颈随之发出一道清脆的响声。

他耸动鼻尖,深深地吸了口气,随后缓缓吐出肺中浊气。

这番行动下来,他立刻觉得舒服多了。

“哎,那里好像有人啊。”

待散步到山顶,眼尖的钟江立马瞧见山顶边缘似乎坐着个人。

不过因为背对群山,看上去有些模糊。

钟江连忙快步走过去。

“你是在写生?”

走过去一看,只见那人面前摆着一个画板,画板上铺着画纸。几乎是栩栩如生,画纸上有关群山的写生让第一眼看见的钟江忍不住夸赞:

“画得太漂亮了!”

“啊!”

也许是没想到会有人上来,所以在钟江开口的同时,那人条件反射地抖了下身体。

钟江也意识到自己打扰到对方的作画,神情有些尴尬。

“抱歉抱歉,因为你的画实在是太棒了,一时间没有忍住。”钟江像想要弥补错误似的,连忙开口解释,“我叫钟江,是住在玉意象酒店的旅客。”

“…我叫陈海…勉强算个画家吧…”

名为陈海的年轻人如此介绍道。

钟江有些好奇地上下打量一遍,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画家。

不过和他想的不同——

陈海上身着卡其色格子衬衫,款式偏大,衣袖很长。裤子则是简单的深灰色休闲裤。头发堪堪遮住耳朵,无序地搭在脑袋两侧,大约是紧贴着耳后的一撮头发,倔强地翘着。

看上去,没有电视里搞艺术的人那么别类与特殊,除了头发。

被钟江一直盯着,陈海握着画笔的手臂僵在半空,不知所措。他有些不自在地眨眨眼睛。

看得出来,陈海的性格似乎偏内向。

“看你的画,似乎上来有段时间了吧。”

“嗯,差不多两三个小时了。”

两三个小时就能画成这样?

呈现在二人面前的美妙画作,让钟江赞叹不已。

“这画干得很快啊,水粉?”

“是的。”陈海诧异地偏过头,两只眼睛带着光亮,嘴角露出感兴趣的微笑,“你也画画不成?”

“我可没有那样的耐心。”

钟江连忙摆手。

“我只不过看的书多,偶尔有些书也涉及画画的知识。”

“哦。”

听到钟江的答复,陈海眼中的光亮一下子黯淡了。

接下来,钟江便默默看着陈海画画。而一旦开始画画,陈海便仿佛变了个人似的,整个人都投入进去,整片天地就只剩下他和他自己的画。

说来奇怪,看着陈海作画,钟江倒也能站在旁边安安静静地细看。

那只手仿佛带有魔力,每次在画纸上添加颜色总显得格外恰当。

分毫不差。

也不知过了多久,钟江突然感觉到似乎有什么落在了鼻尖上,他伸手揩了揩——是水。

更恰当些,是雨水!

“要下雨了!?”陈海也意识到要变天了。

他连忙转身冲着钟江喊了一声。

“要是下雨了,你的画怎么办啊!”

“没事,你看那边有个小亭子,我把画板收起来放在那里就好了!”

“那还等什么,我们走吧。”

竟然会下雨?

钟江觉得自己是被骗了——被夏夜市的天气预报骗了——根本就不准嘛!

趁着现在只是偶尔落下几滴雨点,两人一同收拾好画板,将它放在身后的小亭子里。

等到两人收拾完,雨势已经大了许多。

“要不然,我们在这里躲躲雨?”陈海建议道。

“不行。”

钟江说。

他轻轻摇晃脑袋。望着眼前砸在地面又迸溅开来的雨珠,缓缓说道:

“春天的雨虽然来势没有夏天那么突然,雨量也不是很大,可一旦下起来就会没完没了,不知什么时候会停。”

“那现在怎么办?”

“不如就直接冲下去吧,反正酒店就在半山腰的位置,很快的。”

两人商议过后下定决心,直接顶着头上的连绵小雨,冲向酒店。

雨水浸湿山上的小道,变得更加松软,几乎已经到了腐烂蛋糕的地步。

等到两人冲进酒店,他们的腿脚上已经沾满了潮湿的泥土,有些泥土站在裤脚上已经风干,轻轻一扣,就是一整个泥巴。

“呼~还好…”

钟江转过头来望着陈海,正开心地张开嘴巴,还没等他说完,这时二楼蓦然传来一道尖叫的女声。

“啊!”

两人对视一眼,立刻察觉到不对劲,于是纷纷踩着楼梯冲上二楼。

等钟江跑上二楼,慌张地左右一看,发现左边一侧的一个房间前已经围着好几位旅客。

之前在网上看到过的老板娘正捂着嘴巴,眼睛睁得浑圆噙着泪水,一副难以想象的模样捂着嘴巴。

他来不及思考,连忙冲过去,和其他旅客一同扶起老板娘。

趁着这个时候,钟江转身向身后看去,却看到一副令他毛骨悚然的一幕——

是蛋糕!

不对,是尸体!

也不对!通通不对!

脑海里立刻浮现出几个词,却在出现的刹那被钟江全部否决了。

张开嘴巴,吐出话语,这似乎变成了一种奢侈。

仿佛被夺取灵魂一般,将双手搭在老板娘手臂上的钟江随之一同晃动,就像被黏住了——

——可实际上,他却是愣住了。

那是一具尸体!

一具极为庞大的尸体!

鲜红的血液从尸体四周蔓延开来,带着一股血腥的气味。

“好浓的血腥味!”

见状,陈海有些不适地皱起眉头。嗅觉出众的他似乎能够闻到飘荡在空气中铁锈般的血气。

“报…快报警!”

“有医生吗?谁去看看他到底死没死啊!”

“这到底怎么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从听到老板娘的尖叫,到钟江跑到门口看到尸体,不过几十秒的时间。

这段时间,除了扶住老板娘的几位旅客外,其余的旅客也因为好奇从房间中走出来。当和钟江一样看到眼前一幕,脸色统统变得极为难看。

周围人嘈杂的声音将钟江从脑海混杂着兴奋与恐惧两种截然相反的情绪的混乱状态中脱离出来。

当他蓦然惊醒,从面前尸体带来的强大冲击中,连忙慌张地打量在场所有旅客的面孔。

是谁!?

究竟是谁杀死了不久前还同他谈笑风生的闻和!?

那个凶手——他绝对还藏在人群之中——绝对绝对!

当钟江意识到这一点时,却不知一股死亡气息正笼罩在众人头顶,仿佛要吞噬在场所有人。

所以…

凶手是谁!?

>>>点此阅读《我真的不会推理》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