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宫斗宅斗 » 正文

情蛊:皇宫里的CP乱套了最新章节,李公公 木子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情蛊:皇宫里的CP乱套了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念念不响

角色:李公公 木子

简介:济法宫的大师入后宫祈福,正巧她这个假太监被一个老太监骚扰。那时他挡下老太监救了她。后来,她听到他房内瓷器碎裂的声音,冲进去扶他。本是温和的人,却一把拂开她,“施主,别过来。”她一脸担忧,不顾他连连后退,反倒逼近了。木桃强行去拉他衣袖时却被一把抱住,听到那一贯冷清的嗓音说了句“施主,你不该过来的”。

书评专区

情蛊:皇宫里的CP乱套了

《情蛊:皇宫里的CP乱套了》第3章 悸动免费阅读

身上的束缚却猛然不见了,元得喜哎呦一声倒在地上,木桃转头就见到修行人那张冷凝的面孔,他一派平静,仿佛刚刚单手将那老太监摔在地上的人不是他。

“哎呦元公公这是怎么了?”李公公急急走近,佯作关心。

那元得喜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灰头土脸地起来,不敢对妙寂发作,却大声对李公公道:“我奉太后懿旨,从各宫给苗贵人挑几个奴才,小木子就很不错,李公公不会不肯给吧。”他阴恻恻地盯着李得秉。

李公公恍然大悟般:“哎呦原是如此,这可不凑巧了,太后让我挑个奴才伺候妙寂大师,妙寂大师说见小木子是个有法缘的,随侍最为合适,不必从太后宫里挑人了。我便回禀了太后。恰好妙寂大师经书还搁在安仁宫,我这不就请妙寂大师随我同行了,正好叫小木子带妙寂大师熟悉熟悉宫内。”李得秉说的有鼻子有眼。

妙寂平静地对上元得喜的眼:“正是,方才贫者以为是有贼人,没曾想是太后身边的元公公。冒犯了。”

元得喜牙都快咬碎了,却没法,他虽是太后身前的红人,可这妙寂可是受陛下看重的大师,李得秉借口小木子有法缘可跟了妙寂,他是半点也没有办法。一个小小的苗贵人是比不上给太后祈福这样的大事的。

“好,好的很。”元得喜阴沉着脸,撂下话就走人了。

“奴才多谢妙寂大师,多谢刘公公。”木桃心有余悸,对妙寂是真心感激。

“亏得太后宫里的小蝶给我报信说了苗贵人的事,我这才带着妙寂大师往安仁宫来,我就知道元得喜不会善罢甘休。”李公公长吁一口气,抹了抹额头的汗:“小木子,你要多谢妙寂大师,这次多亏了大师,要不然还指不定怎样呢。”

“奴才知道。”小木子应道。“今后一个月你就好好跟在妙寂大师身边,可以暂时躲开那元得喜了。”李公公对妙寂拱手行了一礼:“小木子为人机灵办事妥帖,您放心,有什么事只管差遣,他必不会惹祸的。”

“李施主言重了,贫者不过略尽绵薄之力,一切都听施主安排。”妙寂也执手回礼。

“小木子,那便收拾收拾东西,跟着妙寂大师走吧。”

“奴才遵命。大师您先歇息一会儿,稍等片刻。”木桃几乎快蹦起来了,她努力克制住自己上翘的嘴角,迅速冲向她房间。今后一个月她都可以在雨松阁偷懒了,也不会被那个死太监骚扰,妙寂大师又是个好相与的。这日子美了。

妙寂站在原地静静看着他雀跃的身影,心里却莫名想到刚刚小木子被那太监强迫撩起衣袍露出的一节细细的腰。

他猛地回神闭眼,转动木珠,阿弥陀螺,修行人不可动妄念。

收拾完包袱,木桃就跑出来走到前方殷勤地为妙寂领路:“大师,咱们走吧。”一双桃花眼满是笑意。妙寂微颔首:“劳烦施主领路了。”

天色将晚,一到雨松阁,木桃将妙寂领到主殿安置,便开始忙碌。宫灯一盏盏被点亮,木桃给妙寂添了茶,主殿贡桌已供奉着一尊琉璃光法,两侧各用净瓶供着几支莲花。

檀香已燃,殿内平和极了。这雨松阁向来是供奉祭祀大典所用,因此长期空置,鲜有人至,平日里只差几个宫女太监按时洒扫清洁。如今太后下令,虽只许一个奴才伴妙寂礼法,旁人不许惊扰。但吃穿用度李得秉还是少不了安排好,这后殿有个小厨房,李得秉差人打扫好,每日巳时将新鲜瓜果蔬菜送至正门,命小木子料理。

主殿外是一方莲池,荷花袅袅,莲叶亭亭。因此后院也有一口水井,用水不成问题。

真是个好地方,洒扫打理是累了些,胜在清净。木桃一边在小厨房里熬粥一边想,手却不停,将洗净切碎的山药放入锅里,小火慢炖。又揉了面准备蒸个桂花馒头,小厨房里热气腾腾,她热得满头汗,脸颊、鼻尖上也沾了些许面粉。蒸好馒头,又切了三丝,炒了个素菜。

忙活了半个时辰后,她才用托盘将晚饭放进侧殿的桌子上,又去打开井水呈在一旁。再理了理衣裳踏进主殿唤道:“妙寂大师,用饭了,这边请。”

妙寂回头,就见那人笑盈盈地站在门口。他起身走向她,递出一块帕子:“施主,脸,擦擦吧。”

木桃愣了一下,没有接,马上用袖子胡乱地擦了擦脸:“多谢大师,不用了”。那修行人看着她还未擦干净的脸,手就这样停了半晌,又轻轻地收回了。木桃已低头转身为他领路了。

到了侧殿,瞧那方桌上只放着一副碗筷。妙寂还未开口,耳边就传来他脆生生的嗓音:“大师,请先净手。”妙寂只好先净手,木桃又适时地给他递过帕子。那修行人擦完手,还是开口了:“施主,此处只有你我二人。贫者有一事相求。”

木桃忙应道:“大师请讲。”

“贫者常居济法宫中,劈柴挑水,诵经礼法,皆为修行。我知施主奉命而来,但这殿中杂事还望施主分予贫者。”妙寂说得认真,“施主若不嫌弃,可以一同用饭。若是不愿,贫者也不勉强。”

“哪里哪里,一切依大师所言。”木桃观他神色,心道修行人果然慈悲心肠,也不再扭捏,去小厨房拿了副碗筷回来。

妙寂还静静坐在饭桌前等她,木桃笑了笑,“大师,奴才回来了。”

“施主请。”那修行人很是平和,丝毫不见刚刚与她交谈时的固执。

他吃饭也很是斯文有礼。木桃落座后边吃边盯着人家看。妙寂不受影响,仍旧慢条斯理地吃饭。

饭毕,木桃收拾碗筷去洗碗,妙寂便揽了挑水的活,他看着斯文单薄,木桃碗筷刚洗完,两缸水已装得满满当当。

天色已暗,妙寂烧了两大锅热水,自行放置他居住的偏殿,一锅则放在了妙寂的耳房外。

木桃连连道谢,却并未马上洗漱。她还待去偏殿服侍,却被那修行人回绝:“施主,早点休息,贫者无事。”

是个固执的大师,凡事亲力亲为。木桃不再勉强,自行回房,等到瞥见那偏殿的烛火已灭,才将房内的宫灯灭掉,只在地上放一盏小小的油灯。

她将那锅热水舀至浴桶内,又加了两桶冷水,头发盘起,迅速地脱去厚重的太监服,解开紧紧缠绕的裹胸,露出女子圆润的酥胸,纤细的腰肢。她习惯性地四处张望,做贼似地跨进浴桶,很快清洗完再裹上干净的寝衣。

这十几年来,为了掩藏自己女子的身份,她日日如此,等到所有人睡下,才在自己房内迅速沐浴更衣,一边洗一边观察四周,生怕有人偷窥,撞破她的秘密。

掉脑袋的欺君之罪,木桃总为此担惊受怕。即便此刻,哪怕知道这雨松阁只有她和那个绝不会偷窥冒犯的修行人,她也还是不敢大意。

出宫,她多想能出宫。

>>>点此阅读《情蛊:皇宫里的CP乱套了》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