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正文

《鬼城异事》小说最新章节,朱能 白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鬼城异事

小说:玄幻

作者:老C家的菜鸟

角色:朱能 白离

简介:如果生活在鬼城怎么办?当然是收过路费收租了。
朱能为了独特目的一直生活在天城,每天想的只有收集阴气和隐藏自己的实力,他能成功吗?
最糟糕的时代即将来临,朱能并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自己将来会面对什么,他一直坚守自己对师父的承诺,同时周旋在冥王殿和夺灵镇两大势力之间。
待一切揭晓的时候,他又该何去何从。

鬼城异事

《鬼城异事》第3章 星月楼二免费阅读

受流星雨的影响,单从天色上已经分不出什么时候会天黑,张大觉得肚子有些饿,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七点多了,他从随身布包里掏出几个面包递了一个给朱能。

朱能感激的摆摆手示意自己不用,他心里对两兄弟好感倍增,两人热心又有正义感,是值得一交的朋友。

张二握着面包又走过来说:“朱能兄弟,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你的身体更要多吃点,吃饱了才好看热闹。”

“谢谢,我只喝白粥。”

“娇气,要喝粥自己回家吃。”在星月楼大门口盘坐的白离似乎一直关注着他们。

“那个什么白离,你要不要来个面包,豆沙馅的,特好吃。”

“我不吃,你们留给痨病鬼吃。”

“这人真是……朱能,来,多少吃一口。”

朱能推辞不过,感激的笑了笑接过面包,刚摸到面包,他白皙的手背上无缘多了一道红光,张二和他同时一愣随即抬头看向天空。

透过流星雨的间隙两人隐约看见两轮血月,张二吓的瘫坐在地上,好家伙,双月同天,还是传说中的血月,晚上必将有一场恶战。

张大和白离也被天空中若隐若现的血月惊到,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忽然,嘹亮的唢呐声打破沉寂让人精神一振。

阴风带着阵阵喜乐从南向北飘来,众人回头发现一队头戴斗笠脸上罩着白色麻布,身穿血红色喜袍的鬼乐队吹着唢呐敲着锣鼓,漂浮着从东边走来,紧跟它们身后的是十六个类似戏曲中丑角装扮的轿夫,再后面是丰厚陪嫁品。

子夜未到,鬼娶亲?

其他四个岔路口几百个各式各样的鬼们成群结队等在路口,等轿子后面丰厚的陪嫁品过去之后它们才喜气洋洋的跟上,庞大的队伍除了响亮的唢呐、锣鼓声外听不到其他任何一点声音。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类似檀香的味道,阴风随着送亲队伍的行进越刮越猛,檀香随着阴风飘散至天城各个角落,东城无风,但结界上的黄色纸符却被吹的“哗哗”作响。

送亲队伍靠近星月楼时,海啸般的阴气朝大门涌来,楼前四人眉目结霜,呼出的空气立刻结成冰晶落地,张大拽起弟弟坐到朱能身旁,掏出符纸点了几次都没点着。

“老、老二,保、保保护朱能兄弟,鬼香扑鼻,摄人魂魄的,闭气法。”

话虽如此,张家兄弟盘坐在朱能身旁双目紧闭全身挂满冰霜,眼看又要变成冰雕,再看白离,他的情况好些,此刻正双手捏个手诀全力抵抗阴气和鬼香,几十把宝剑被冲的“哗哗”作响。

朱能暗叫不好,几百个鬼的阴气实在太强,又有鬼香加持,再不出手他们三个怕是要被被送亲队伍带走,本来想让白离吃点苦头,要是连累了张家兄弟可不行。

身下淡蓝色光环轻闪,朱能双目猛的睁开,黑暗立刻将整座天城裹住,血月、流星统统被黑暗包裹,整座天城的活物和所有的妖魔鬼怪全被裹入黑暗之陷入暂时性致盲状态。

一个眉须皆白、仙风道骨的白袍老人从朱能身体里钻了出来凌空踏步向送亲队伍走去。

白袍老人就像漆黑大海中的灯塔照亮星月楼,原本的血腥气、杀气全被吓的缩了回去,送亲队伍立刻寂静无声,所有鬼怪跪地叩拜,海啸般的阴气整齐的被劈成两半,一半继续涌向星月楼,一半冲入老人的身体里。

“你们倒没忘记老夫说的话,成亲了就快点滚去洞房。”白袍老人满意的点点头,把那一半阴气吸的干干净净。

老人再抬头看着天空的血月,一挥衣袖冷冷的说:“给我滚。”双月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送亲队伍里中的鬼们纷纷低头不敢看向白袍老人,整支队伍以最快的速度往北飞,白袍老人目送它们离开后才重新钻入朱能体内。

随着阴气的的减半,鬼香随之消失,白离三人身上的压力减轻不少,张大好半天才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朱能那张灰白色的脸,他全身的衣服已经结冰,嘴里不停的吐着白汽。

“朱能兄弟,你怎么样。”张大点燃符纸,温暖在三人中间扩散开来。

“没事,老天爷真是傻大姐唱歌—离谱,想死都死不了,你们怎么样?”

“惭愧,我们兄弟学艺不精,差点没挺过去,幸好你没事,不然我们兄弟会内疚一辈子,我学过些医术,可以帮你把把脉吗?”

“有劳了。”朱能大方的伸出手腕。

奇怪,按理说羸弱的身体挡不住如此强劲的阴气,更何况还有浓郁的鬼香,可他偏偏活了下来,难道是他体内的阴气救了他?

“哥,你看,血月不见了。”张二喘着粗气打断了张大的思绪,张大看着满是流星雨的天空一时也说不上什么,他看不懂流星雨,更不明白双月同天的异象会突然消失。

难道暗中有高人相助?是收租人吗?如果真是他,为什么不出手结束天城的黑暗呢?

“哥,我们还进去吗?”

张大罕见的露出迟疑的表情,换做以前他肯定毫不犹豫的冲进去,刚才的事情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弟弟只有十九岁,他以后的路还很长。

没等他想明白,白离暴喝一声从地上蹦起来,从小到大他还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此时此刻恨不得立刻拆了星月楼,却并没有立刻冲进去。

朱能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慢悠悠的走到白离身边调笑说:“白离小舅子啊,怎么不进去啊?是不是怂了?”

说完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白离厌恶的拨开他的手用力推了他一把吼道:“放屁!白家的字典里就没有退缩,今天就让你看看我们白家的实力,诶,不好!”

就刚才这么一拨一推,朱能被白离无意的推到星月楼大门口,那大门毫不犹豫的张开血盆大口将朱能吞了进去。

张大见状顾不得细想,朝弟弟使了个眼色,两人不顾白离的阻拦先后冲入星月楼救人去了。

“两个笨蛋!自不量力。”

白离咒骂一声转念一想,如果现在进去救出那个痨病鬼,他就欠我们白家一份人情,正好让他退了亲事,哈哈,太好了,不愧是我。

他正要抬脚进门,只听身后传来一声娇叱:“你给我站住。”

白离回头一看,吓的汗毛倒竖,他的姐姐,白家第三百七十代传人白影从空中降下来。

“老、老姐”白离像做错事的孩子低头小声说。

“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姐姐吗?小离,爸爸临走时怎么说的?”

“老姐~~我知道错了,可是,可是……”

“怎么说的?”

“不要出去惹是生非,守好家门~~做好自己的事情,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擅自离家前往捉鬼联盟,一错;无缘无故找…找他的麻烦,二错;现在立刻回家,从今天开始禁闭思过一个月。”

“可是,可是,姐,这里怎么办?我已经答应他们了~~~我们白家人不能说话不算。”

“你不配代表白家。”

“痨,不,他被抓进去,不去救他会死在里面的,只要救了他他就欠我一份人情,趁这个机会正好退了这门亲事。”

白影愣了一下,目光中流露出怜爱,温柔的说:“他怎么会来这里?小离,我们两家的事情很复杂,这件事最终还是要看爸爸的意思,回去吧,我进去救他。”

“不行,绝对不行,他何德何能,让我那美丽温柔法力高强的姐姐亲自出马,老姐,我想趁这个机会检测一下自己的实力,以后也好为你分担家里的事情。”

看着白离坚定的表情,白影暗叹弟弟长大了,伸手帮弟弟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柔声说,“早去早回,不要和它们纠缠太久,记住,救人是首要的。”

“是!亲爱的老姐。”

朱能无形的力量被一路拖行不断撞击桌椅书本,碰到他的桌椅板凳顷刻间粉碎,他双手环抱摸着下颚寻思,为什么是我,难道是我看起来比较好欺负?我出门特意带了几张黑符?黑使君不会是在骗我吧,下次再见到他一定让他赔偿我的精神损失。

“咚!”朱能的后背重重的墙壁上,整座星月楼微微一震,抓着他肩膀的力量登时消失,趁着这个机会朱能立刻进入神隐状态,黑暗中的众鬼怪一时间陷入慌乱之中。

“什么东西?”朱能在屁股上摸了一把,又放到鼻子旁闻了闻,黏糊糊湿哒哒的,腥臭又有点甜甜的气味,分不清楚究竟是血还是别的什么液体。

周围漆黑一片,他慢慢站起来感受着身边的一切,似乎自己在二楼,刚才撞了不少台阶。

“咚!咚!咚!”台阶上响起沉重的脚步声,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星月楼里这脚步声格外的刺耳,朱能感受到身旁有张椅子伸手正要摸过去,突然有什么东西撞了他的脑袋一下。

一下、两下、三下。

是人的脚!

朱能抬手摸了摸,头顶上不知道挂了多少人,不知从哪刮来一阵阴风,悬挂在天花板上的“他们”互相撞击着,肉体撞击声和衣服摩擦声和沉重的脚步声呼应,换做一般人早就崩溃了。

这么多尸体?它们到底造了多少孽。

此刻的星月楼成了密闭的空间,这个空间就像是无端多出来的,朱能感受到张家兄弟和白离先后冲入星月楼不多时,三人的气息急剧变弱,尤其是白离,他身旁怎么还有个男人,一个妖气冲天的男人。

>>>点此阅读《鬼城异事》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