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术 » 正文

齐晓棠 徐将军医品王妃:戏精夫妇上位史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医品王妃:戏精夫妇上位史

小说:医术

作者:松萝

角色:齐晓棠 徐将军

简介:傲娇女军医VS腹黑小王爷
68师驻地全科大夫齐晓棠在演习中被误伤,醒来便成了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官家小姐,被迫替受宠的孪生妹妹嫁人冲喜,搞不好还要殉葬,简直毫无人性!
不就是个细菌感染么,齐晓棠拿出看家本领,无论是消炎药还是抗生素,统统给我提前问世,誓要把晋王从死神手里抢过来,保住自己这来之不易的小命。
开医院、制神药。齐晓棠觉得自己天生是个劳碌命,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走出了一条事业线。

医品王妃:戏精夫妇上位史

《医品王妃:戏精夫妇上位史》第3章 同床不共枕免费阅读

齐晓棠看着床上睡熟的某男,心中不免泛起嘀咕:刺客不会就是他吧。

心真大。齐晓棠默默吐槽,也不知是说景铄,还是自己。

看着半夏手足无措的样子,齐晓棠手脚利索地脱掉外衣,爬上了床,露着脑袋对半夏说:

“别慌,你就跟他们说我已经睡下了,不要打扰。”

半夏瞪大眼睛,这床上可是有个半裸的男人啊!就算不是王妃,被撞见了也是要被乱棍打死的。

绝不能让小姐有危险,半夏赶忙关了门,心中默默给自己打气,一脸严肃的转身朝门外走去。

索性被子够大,遮住景铄还能有空间让齐晓棠睡下。

半夏虽然态度坚定,但对方毕竟是禁军统领,拖延不了太久,片刻之后,乌泱泱一队人挤在了卧房门口。

“晋王妃,有刺客在前厅出现,事关陛下安危,末将奉命搜查,还请王妃莫怪。”

齐晓棠睡眼惺忪地拉开床帏,露出上半身,睡衣松垮垮的。

禁军不愧训练有素,立刻低下头,没发出一丝声音。

齐晓棠拢了拢衣襟,并没有下床的打算,客气地说:“劳烦将军了,请随意搜查。不知可有伤亡?”

“刺客并未行刺,只是在前厅隐蔽处留下了血迹,应该受了伤。”将军一板一眼回答。

同时指挥让人四下看了看,便将目光看向了齐晓棠的床。

“末将斗胆,请王妃移步。”

齐晓棠脸上的客气和假笑都要挂不住了,正在想这时候说自己被人劫持了合不合适,突然,她觉得被子里的人动了一下。

要命,齐晓棠心态再坚韧,此刻也是快崩了,怕什么来什么,他不会是要醒了吧。

“你们在晋王妃的院子里做什么?”

门外突然传来华嬷嬷的声音,齐晓棠甚至觉得的她可以原谅这个女人之前对自己动手了。

一个禁军进来,在那将军耳边嘀咕了两句,将军迅速出门去了。

齐晓棠松了一口气,不料耳后一股热气袭来。

“怎么了?”景铄醒了,正倚靠在她身后。

齐晓棠狠狠瞪了他一眼,都是因为你!

“别动,禁军在外面。”齐晓棠低声说。

景铄似乎并不惧怕,还往外张望。

齐晓棠把他薅了回来,一把罩上被子,威胁道:“你要是敢发出一点儿动静坑我,我一定阉了你!”

景铄一僵,这女人如此口无遮拦,他苦笑地在被子里点了点头。

齐晓棠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外边的动静。

脚步声越来越近,人还很多。

皇后和几个嬷嬷簇拥着一个华服老妇人走了进来。

看齐晓棠还在床上,荣嬷嬷不禁心里冷笑,不客气地说:“晋王妃好大的架子,太后娘娘来了都不出门迎接!”

是太后!齐晓棠心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太后环视了一圈乱糟糟的新房,面含愠色,不用想也知道皇后嚼了什么舌根。

她假装虚弱地翻身下床,披了件外裳,顺手将床帘扯下,屋中的人倒也没觉得什么不妥。

齐晓棠学着这里的礼仪请了罪,太后并没有理她,而是朝门外说:

“徐将军,你进来吧,事关皇上安危,务必仔细搜查。”

完了,齐晓棠看他们一步步走近床边,闭上了眼睛,仿佛已经预见到自己的悲惨下场。

“回禀太后,此处无人,末将再去别处看看。”徐将军恭敬地离开,脚步却轻快了许多。

齐晓棠心中大惊,但表面上丝毫不漏破绽,只是心中暗暗思忖,他人呢?

不等齐晓棠多想,太后将矛头对准了她。

“晋王妃,本宫再来问你一遍,你可愿意为晋王尽忠?”太后的声音不怒自威,上位者的威压自然流露。

“母后您别生气!这晋王妃才十八岁,大好年华不愿殉夫也是情理之中的,您别气坏了身子!”皇后看似劝解,实则在火上浇油。

十八岁?齐晓棠一呆,记得自己落水前刚过完十五岁的生辰,难不成,自己睡了三年?

“情理之中?齐家什么身份,能当嫡妃已经是极大的抬举,还想如何!?”太后看着齐晓棠居然在发呆,更加怒不可遏。

齐晓棠心思一转,有了计策,盈盈一拜,说道:

“臣媳既已嫁入天家,自当尽忠侍奉,不敢有半点怨言,若是晋王殿下真的不幸薨殁,就算太后您不说,臣媳也绝不独活!”

齐晓棠放柔了声音,楚楚可怜,微低着头,不想让太后看见自己其实并没有哭出来。

“你倒是说得好听。”太后并不好糊弄。

“只是,臣妾身为王妃,不仅要考虑王爷的身前病痛,还要考虑王爷的身后声名啊!”

“你什么意思?”太后皱眉,果然,对于自己的儿子,她还是有母爱的。

齐晓棠觉得自己赌对了。

“臣妾今日为王爷尽忠,死不足惜,可外人又要说是王爷克死了王妃啊!”

“一派胡言,谁给你的胆子在这里妖言惑众!”太后震怒,晋王克妻的事是她心里一块隐痛,即便全天下传的沸沸扬扬,可谁都不敢在太后面前多说。

皇后在一旁看戏,这晋王妃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齐晓棠反而更加冷静,太后的愤怒恰好证明了她的在意。

“太后明鉴,不信这神鬼之说,可天下愚者众多,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啊!今日拼着开罪太后您,臣妾也要死谏!不是臣妾贪生怕死,而是不敢污了王爷一世英名!”

说完,齐晓棠都要被自己感动了,竟真的流出了眼泪。

她红着眼睛直视太后,一副慷慨赴死的样子。

太后沉默,不知在想些什么。

齐晓棠偷偷打量着太后年轻时一定是个明艳的美人,虽已年逾五十,但保养得当,只是眼角有些细纹,可这眼睛似乎有些不对劲。

皇后看太后居然被齐晓棠的歪理打动,连忙说:“母后,这可是算好了时辰的,您看……”

齐晓棠气极,皇后今日铁了心要送自己上路了吧。

突然,“啪”的一声,门口摆放的一个瓷瓶毫无预兆地碎了。

齐晓棠一惊,本能地看向床帏,是他!他在帮自己吗?

这一声响将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

齐晓棠趁机泼脏水道:“上天都碎瓶预警了!皇后娘娘,您就这么想让晋王死后都不得清白吗?”

皇后一震,连忙看向太后。而太后深深看了齐晓棠一眼,缓缓开口:“晋王妃,你是个聪明的,可惜了。不管你是真情也好,假意也罢,本宫不会让你死在晋王前头,你们夫妻不能同日生,那便求个同日死吧。”

“可是,母后,这妖女着实可恶,华嬷嬷她,让这妖女害死了!”皇后不甘心,今日不杀,恐怕夜长梦多。

太后瞪了一眼皇后,教训道:“她是晋王妃,更是本宫的儿媳,不是什么妖女,你身为一国之母,这么多年的礼数学到哪里去了,怎么有资格母仪天下!一个下人毒杀王妃,本宫还要为她报仇雪恨吗?”

看来这婆媳关系也不太友好,齐晓棠下了个判定。

太后发话了,皇后也不敢再多言,只能将账记在了齐晓棠的头上。

齐晓棠知道自己算是暂时安全了,但是,一口气得罪了世上最尊贵的俩女人,这未来也不怎么光明啊。

恭恭敬敬地将二人送了出去,齐晓棠想起屋里还有个刺客,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点此阅读《医品王妃:戏精夫妇上位史》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