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宫斗宅斗 » 正文

《克妻国师他难缠至极》小说最新章节,姜书皖 姜玲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克妻国师他难缠至极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爱吃萝卜咸菜的云龙王

角色:姜书皖 姜玲

简介:一朝穿越,姜书皖从一个人人喊打的相府嫡女,成了整个京城聪明又迷人的女人,从阴谋诡计中脱身乃家常便饭。自带预知天气超能力,堪比行走的天气预报。
平日里拈花惹草的风流书生也沉迷于她的美貌,为其守身如玉,她却转头看上克妻富公子,亲爹见了都得叹一口气:“你还嫌命长?”姜书皖两眼无辜:“不,他缠我缠的紧。”
直到这位克妻公子穿上国师服,拿着赐婚圣旨敲开相府大门,姜书皖这才惊觉,下半辈子更是无法脱身了。

书评专区

克妻国师他难缠至极

《克妻国师他难缠至极》第3章 白衣书生免费阅读

看来潇家真不是好惹的,没有明面上简单。

“对了,奴婢还在回来的路上遇到陈小姐了。”姜玲忽然想起自家小姐的情敌。

“嗯?她被放了?”

“她挨了板子,屁股都烂了,是被抬回去的,好像还被人打了一巴掌,脸也肿的高高的。”姜玲从来没见过女子可以那么狼狈。

姜书皖低眸沉思,昨晚几番恐吓,也没能让她自尽,如今从府衙出来,定然对她仇恨至极,要提防着。

“你派人去盯着她,有什么异动回来禀报。”

姜玲虽有不解,依旧照做。

一个月后,姜书皖坐于软榻之上,低眉看向姜玲。

“陈小姐这一月去了十次胭脂阁,八次韵衣坊,五次芳露斋,一次醉春楼,增了四个家仆,责罚了十次她的丫鬟雀儿,胖了三斤……“

“打住!”姜书皖打断她。

姜玲说的兴致勃勃,被这么一打断,噤了声。

“你不必事无巨细的与我禀报。”思索起她刚才说的地方,醉春楼?

春日微风和煦,街道上人来人往,祥和一片,醉春楼外,姜书皖携姜玲站在门口,打量着站在门口揽客的风尘女子。

一红一紫,两女子被她好奇张扬地目光盯得发憷:“你看什么看?活像没见过似的!”

姜书皖盯着她们轻薄妙曼的身体,吸了吸鼻子:“还真没见过。”

“去去去!别打扰我揽客!”欲将她赶走,还未动手,却见有一人向门口走来,两人朱颜色变,直直跪在地上。

姜书皖一时招架不住,欲上前扶起:“你行大礼做什……”

“拜见李公子!”

姜书皖听闻面色僵硬,尴尬的扭头,一白面书生,身着儒白色半袖衫,衣袂飘飘的从身旁经过,浑身上下散发着书墨与烟火般的独特气息,容貌俊美,温文尔雅,活像文曲星下凡。

那人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便进去了。

迎进他后,两名女子又回到岗位上揽客。

“刚才那人是谁啊?”姜玲实在好奇,凑到红衣女子旁边问道。

“竟连李公子都不知道是谁?”红衣女子上下打量她,言语讥讽:“罢了罢了,你们恐是高攀不上。”

“你说什么呢!”姜玲气的差点要上前撕烂她的嘴!

姜书皖拉住姜玲,不与她多言,抬脚进了醉春楼。

她倒要看看,这个能引女人驻足,书生流连的青楼到底是什么样!

刚踏入几步,便被里面的老妈子拦住,满脸褶子,即使绷着脸也撑不平:“你一个女子进来成何体统!”

真有意思,一个老鸨跟她谈体统。

一锭银子姜书皖随手一丢,抬脚便往里走。

老鸨喜滋滋的弯腰捡起,后凑上前去:“不知姑娘有何贵干?”

“我不过是看看,你忙你的。”

老鸨听完,笑容僵硬了几秒:“好的,有事叫下面的人。”

姜书皖找一处位子坐下,打量起周围的布局,装修得富丽堂皇,大堂也够宽敞,足以放下三四百人。

中间搭了一个极尽奢华的台子,几名舞姬在上面跳舞。

姜书皖听着楼里唱起的悠悠小调,欣赏台上灵活魅惑的舞姿,实在惬意!

打量四周,却见不到刚才进来的白面书生。

二楼围栏处,李恒之平静的眸子落在那位坐在角落的青衣女子身上,眉眼含笑,却不似平常女子那般含蓄蕴藉,给人一种大方敞亮的感觉。

“她是谁?”

“相府嫡女。”

一连几日,姜书皖日日去醉春楼,等不到陈芸,却总能见到那个衣袂飘飘的俏书生。

灯红酒绿,热闹非常间,一抹身影吸引了她的注意。

来人剑眉星目,丰神俊朗,站在来来往往的寻欢之客中,最是亮眼。

潇泙卫居然也来青楼寻欢作乐,还真是她高看了。

不过,一个土豪,还指望他能干什么有出息的事儿?

眼看他挺拔的背影消失在二楼阶梯,姜书皖悄无声息的跟上去。

二楼一排房门最尾处有三四个人围着,守卫严峻。

最尾处房间平时都是那位俏书生待着,今天潇泙卫一反常态的出现在那里,其中必有隐情。

她转身离开,回相府打听两人之间的关系。

相府中堂之上,姜玉海脸色铁黑地瞪着姜书皖。

旁边站着灵越轩的沈姨娘,正捏着帕子擦眼泪好不委屈。

“老爷一世英名,如今竟败坏在书皖手中,现在外面的人都说书皖行为不检点,前有倒贴潇家公子被拒,后有学浪荡男人入青楼,真真是天下第一遭!”

“只是这也就罢了,如今连累的我家莜儿也跟着遭人非议,她以后可怎么嫁人啊!”

沈姨娘一边说,一边哭,活像死了亲娘。

姜书皖薄背挺得直直的,眼神毫不客气的盯着沈姨娘:“姨娘这话说的,姜莜羽嫁人与我何干,我干的事自然也赖不到她头上!”

沈姨娘止住啜泣,眼中恨意一闪而过,擒着泪水的样子好不委屈,嘴唇微张欲辩驳。

“放肆!”姜玉海一掌拍向红木茶桌,震起桌子上的水杯,茶水洒落在掌背上,顺着桌角缓缓滴下。

沈姨娘连忙俯身上前擦拭:“老爷息怒,莜儿不过是个庶女,不同于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嫡姐,自然要爱惜羽毛,如今被她姐姐拖累,若不及时加以劝阻,日后恐是会毁了莜儿啊。”

看来她是见到传说中的白莲花了啊!

原主生前就不喜欢这位沈姨娘,母亲林氏更是厌恶她万分,奈何她长相秀美,最是清纯不过,平日里软言软语,得姜玉海喜欢,母女两人拿她没办法。

上次潇泙卫的事情没出来折腾,姜书皖都不记得这个人,还没消停一个月,就又出来作妖了。

姜玉海听了沈姨娘的话,脸色更沉了几分:“你姨娘难道说错了吗?若不是你犯下错事,她至于这么苦口婆心的劝导吗?反倒是你,不知悔改且目无尊长,看来是我将你惯坏了!”

姜书皖忍受着他怒视,形势不利,只好委曲求全。

在姜玉海愤怒的目光下,姜书皖跪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那模样,比凄美的沈姨娘还要可怜上几分。

“千错万错,都是女儿的错,女儿去青楼是为虞山风月图,想寻来送与爹爹罢了,没想到传到姨娘的耳朵里,成不检点了,姨娘到底是有多讨厌女儿,才随意污蔑,妄图女儿名声扫地?”

>>>点此阅读《克妻国师他难缠至极》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