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正文

小说《武大郎:哎!潘金莲还是我娘子》武松 潘金莲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武大郎:哎!潘金莲还是我娘子

小说:历史

作者:轩帅

角色:武松 潘金莲

简介:高富帅武刚,本是县长武植与大家闺秀马榕的独生子。在一次校园醉酒驾驶中撞倒两人,激起民愤被群殴至晕厥。
醒来之后穿越成了武大郎,意外获得英杰系统,从此开始逆袭之路。
他开连锁店,成为宠臣,练新军,组内阁,平内乱、抵外辱,甚至创建足球联赛。
宋江成了他的马仔;
高俅是他的出气筒;
蔡京被他被迫下台;
皇帝赵佶称赞他是大宋福星。
就连被迫下嫁给他潘金莲,对他是从最初的厌恶到真爱,直呼:大郎,你最了不起!

武大郎:哎!潘金莲还是我娘子

《武大郎:哎!潘金莲还是我娘子》第3章 与弟弟武松相认免费阅读

心情愉悦的武大一下黑了脸,既然接受了成为武大的现实,不能再这样惯着潘金莲了,要重振夫纲。

他在厨房拿了菜刀悄悄地上楼,到了二楼他傻了眼。

铜器铺的王掌柜坐着椅子上,潘金莲正在给他做肩部按摩。

王掌柜闭着眼舒服的享受着,说道:“右边重点,呦呦~”

原来只是卖艺,武大悬着的心掉了下来,但想想这样也不行,不能让潘金莲和别的男人再有接触,不能让她野了。

他用刀面往桌上一拍,大叫道:“王夜壶,给我滚出去。”

那王掌柜家的铜器夜壶卖得特别好,他的外号就叫王夜壶。

王夜壶睁眼一看,居然是那个软蛋三寸丁在冲着他喊,他站起了身,笑着将手指关节捏的咔咔响。

武大有点后悔了,他的头才到对方的肚脐眼那么高,而且对方是干屠夫改行的,有一股子力气,打起来绝对自己吃亏。

而潘金莲根本不把自己男人挨揍当回事,她倚着窗口嗑起了瓜子。

挑战对象找错了,武大赶紧把菜刀扔掉,嬉皮笑脸道:“王爷,你就当我的嘴在放屁,别跟我一般见识,要不我给你揉揉肩。”

那王夜壶继续向武大靠近,一阵敲锣打鼓声传来,潘金莲道:“老王,快来看,打虎英雄游街呢!”

人群靠近,只见那打虎英雄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

“真威风,想不到我们阳谷县还有如此人物,真不知道是哪家的。”王夜壶感叹道。

“嫁人就应该嫁如此男儿,才不枉来人世间一趟。”潘金莲已经看痴了,开始对春天进行着思念。

武大抱着膀子,仰着头走来,说道:“那打虎英雄是我亲弟弟。”

“噗呲!”潘金莲捂嘴笑了出来。

王夜壶也满脸坏笑,他挽起了衣袖,说道:“也不撒泼尿照照,就你这个三寸丁枯树皮,英武不凡的打虎英雄会是你弟弟?你们会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今天要是不把屎给你打出来,我就不姓王。”

“哎!哎!你别激动,我这个当哥哥的都还没你激动呢。你不姓王,你跟我姓武呗!”武大一边说一边往窗退。

王夜壶往掌心吐了一口唾沫,双手一搓,张开了铁钳般的大手。

没想到那武大真往窗下大喊:“武松,你哥哥我在这里呢。”

凶神恶煞的王夜壶立即小猫一样的躲起来,欺负一下武大没问题,但他可惹不起那步兵都头。

武大连续喊了好几声,楼下声音太吵,没人听得到。

“好你个武大,居然狐假虎威吓唬人,要是那人是你弟弟,那你就是我大爷!”王夜壶又张开了铁钳般的大手去掐武大。

潘金莲谁都没理,她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打虎英雄。

身后的王夜壶要把自己给吃了,武大也很着急,怎么办了呢?

他脑海中想到了潘金莲击中西门庆的场景,他不想他们兄弟以这样的方式相见。

但形势不由人,那大手已经掐到脖子了。武大闭着眼,把撑窗杆扔了下去。

王夜壶赶紧又像猫一样躲了起来,他现在是恨极了武大,吓得他的小心脏七上八下的,待会儿他一定好好收拾武大。

“砰!”的一声,武松单手轻轻一拍,竹竿被弹了回去,撞在窗户上被爆竹了。

武松抬头一看,武大大马横刀的站在窗户前,他是站在凳子上的,不然从外面只能看到他的头盖骨。

人们对着武大指指点点,都说这武大平时窝窝囊囊的,没想到脑子还不好使。

你这个三寸丁,差点把我们的打虎英雄武松给伤到了。待会儿要是武松收拾你,我们可要拍手叫好。

看!武松生气了,眼睛都气红了,你们说这游街的大喜日子被人破坏了,搁在谁身上谁会高兴。

瞧!武松发怒了,情绪激动地下了抬椅,向武大家走去了,你说你个武大,把人打了还不躲不避,神气活现的站在那里,真是讨打。

武松“砰砰!”的上楼,那王夜壶指着武大“你!你!你~”委屈地说不出完整的话,他赶紧蹲下身躲进了床底下。

武松来到了二楼,武大已经从凳子上跳了下来,武松当场下跪纳头便拜。

等武松磕完了三个响头,武大才赶紧跑过去扶武松,说道:“这如何使得。”

一个英武像天神下凡,另一个丑陋的如同地狱里爬出的恶鬼。这两人居然是同一个妈生的亲兄弟,搁在谁身上谁会相信啊。

这给平时对武大趾高气昂的人提了个醒,恐怕以后要在武大面前夹着尾巴做人了。

“这是你嫂嫂!”武大介绍道。

长兄如父,长嫂如母。就算潘金莲的岁数比武松还小,他还是毫不犹豫的跪下去。

潘金莲赶紧伸手去扶,说道:“叔叔,不必如此!”

碰到武松那强健如铁的大手时,潘金莲好像触了电,整个人都酥了。

王夜壶悄悄地从床底下爬出来,打算悄悄地离开。

武大挡在了门口,说道:“王掌柜,你之前说打虎英雄是我弟弟,你叫我什么来着?”

有了武松撑腰,王夜壶突然发现挡在前面的三寸丁像高峰一样难以逾越。

王夜壶谄媚地笑道:“武大爷,你是我武大爷,我先回去了,改天请你喝酒哈。”

武大这才让开,让武松先继续游街,给县令交待完事情后,再回家给你接风洗尘。

武松一走,武大在身上摸了摸,又在家里到处找,结果才凑到不到50个大子儿。

潘金莲知道武大在干什么,她掏出了自己的荷包,里面有二两多银子,她拿出了一两银子递了过去。

武大喔了个嘴,笑了起来,把银子收下。

但他又黑着个脸,问道:“哪里来的钱?”

“哼!”潘金莲生气了,把头转到一边,说道:“要靠你养家,我早就饿死了,给人推拿挣的钱。”

武大一听就把银子往地上扔,手到半空中就停了下来,谁跟钱过不去呢?

>>>点此阅读《武大郎:哎!潘金莲还是我娘子》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