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脑洞 » 正文

秦牧 长孙无忌大唐:神级驸马爷,咸鱼就变强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大唐:神级驸马爷,咸鱼就变强

小说:历史脑洞

作者:烟雨’

角色:秦牧 长孙无忌

简介:【稳定日万】+【大唐】+【架空】+【爽文】+【无敌】+【热血】
纯属娱乐,考据党慎入,史实党慎入。
秦牧穿越大唐,成为长孙无忌远房外甥。
意外觉醒系统。
从此,书法,琴技,赋诗,武艺。
秦牧无不精通。
李二:秦牧,朕嫁个女儿给你好不好。
突厥:驸马爷饶命,我们真的没动长公主。
五姓七望:论财力之雄厚,我们不及秦牧之一二。

书评专区

大唐:神级驸马爷,咸鱼就变强

《大唐:神级驸马爷,咸鱼就变强》第三章:我不管你什么身份,胆敢靠近公主,我必杀你免费阅读

秦牧此话,如同惊雷在厅中炸响。

“我…我没听错吧,这厮说这幅字是他所书?”

“哈哈哈…这真是荒唐至极,天大的笑话!”

“这是气急败坏,自暴自弃了?”

……

众人震惊于秦牧的话,却无一人相信他。

轻蔑,冰冷,不屑…

这是众人望向秦牧的眼神。

包括长孙冲与长孙无忌父子两人。

他们只希望今晚赶快过去,秦牧不要再作死了。

“哈哈哈…”李世民气的放声大笑,“你当朕是三岁孩童吗?你觉得朕会相信你的胡言乱语吗?”

“试试又何妨?”秦牧直视李世民,不慌不乱,“难道陛下不想让草民死个明白?”

“好,朕成全你!”李世民眸若寒冰,恨声道:“若你不能自证,今日朕便治你欺君之罪,定斩不饶!”

斩字说的斩钉截铁,激荡在所人心中。

秦牧这次真是玩大了。

坐在桌前的襄城公主抬起淡漠的眼眸望向秦牧,眼神中有几分好奇。

她不明白,这一介布衣的信心,究竟由何而来。

秦牧转头望向长孙冲,给他一个坚定的眼神,“表哥,麻烦为我备一方纸砚…”

“啊?好…”

长孙冲由震惊中惊醒,急忙向后堂跑去。

不知为何,他看到秦牧那满是信心的眼神,竟有些信了他的话。

此时厅中,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在等待秦牧如何自证天命。

等待着他打自己的脸。

长孙无忌跑到秦牧身旁,拽着他的衣角,低声道:“大外甥你…”

秦牧转头看向他,眸光沉静,轻声道:“舅舅放心,我自有分寸。”

“唉…”

长孙无忌无奈叹息。

事到如今,他也只好寄希望于秦牧却有真才实学。

即便这幅字不是他所书,也可以凭借他的本事与长孙无忌的三寸不烂之舌,明哲保身。

须臾。

放着纸墨笔砚的桌案,被几个仆人抬了进来。

秦牧信然上前,提起笔来,稳如泰山。

书圣传承。

笔落于纸,行云流水,笔走龙蛇,游云惊龙…

这一刻,厅中众人被秦牧深深吸引。

他们似乎看到了那个东晋狂仕,在挥毫泼墨,笔书春秋。

落在纸上的不是字,而是山川湖海,日月星河。

秦牧举笔信手,挥舞几下,一副字浑然天成。

观之如群鸿戏海,自由翱翔;

又如舞鹤游天,流转腾挪。

这幅字,包含天地乾坤般的灵气。

震惊!

满厅宾客,无不瞠目结舌,目瞪口呆。

此时,给震惊加上任何形容词,都是对这幅字侮辱。

这一副【兰亭序】比李二送给长孙无忌那副,更加传神。

“嘶…”

李二观之,倒吸凉气,犹如晴天霹雳,脑袋嗡嗡作响。

秦牧这书法给他的震撼,实在太大了。

简直就是,兼纳乾坤。

李二万万没想到,身为大唐帝王的他,竟在一介布衣手上,败的体无完肤。

“这小郎君…”

虞世南更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噤若寒蝉。

想他一世英名,竟然在书法上看走了眼…

欧阳询与褚遂良几人更是老脸一红,头脑发懵。

【兰亭序】他们可是研究了不下千遍。

“这…这就是传说中的书圣笔法吗?”

“秦牧小郎君,竟将书圣行书写的如此出神入化,这就是以书入圣吗?”

“此生能亲眼观看书圣再世,虽死无憾…”

……

厅中宾客叹为观止,叫好连连。

都在等着秦牧出丑的众人,被狠狠的甩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王羲之乃堂堂书圣,天下文人骚客,想模仿其字体的人,何其多?

但真正有其形的便仅是凤毛麟角,更别说传其神了。

而秦牧随意挥手间所书的【兰亭序】竟包含灵性。

尽显书圣神韵。

一介布衣能做到如此,怎能不令众人惊叹。

襄城公主淡漠的眼眸又浮现灵动,“这秦牧当真好生有趣,只此书法,当属绝世…”

就在众人对秦牧所书【兰亭序】惊叹不已之时。

一名体态健硕,面目凶狠的男子,贪婪的望了望襄城公主,随后又狰狞的看向秦牧。

此时,他紧握的双拳正青筋暴起。

“秦牧,我不管你什么身份,胆敢靠近公主,我必杀你!”

啪嗒。

秦牧将笔抛到案牍上的声音,令众人如梦初醒。

众人看向秦牧,难以启齿。

生怕他下一秒会用尖锐,恶劣,如冰锥般的言辞,抨击他们。

毕竟秦牧是厅中唯一的胜者。

“陛下,草民献丑了…”

秦牧微微揖礼,风度翩翩。

脸上没有因随手写出书圣行书,而流露出半分自得与喜悦。

仿佛这一切于秦牧而言,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罢了。

李二盯着秦牧那淡然的眼眸与波澜不惊的神态。

又是一惊。

小小年纪,又是布衣,却如此虚怀若谷,胸襟宽广。

拥有着常人难以拥有的高贵品格。

“哈哈哈…”李二不禁放声大笑,拂袖道:“好!好!好!”

一连三声赞叹,无不诉说着李二对秦牧的认同。

“如此年纪不但书法了得,胸襟更是宽广,真是小辈楷模,大唐能有你这样的年轻俊才,朕心甚慰!”

长孙无忌在一旁,激动的眼泪都快落下了,“这孩子真是长脸,太给我长脸了。”

念及此,他又看向一旁的长孙冲,同是年轻一辈,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长孙冲感受到长孙无忌恶意的目光,一脸懵逼,喃喃道:“秦牧表弟不是自证了吗?为何父亲还如此看我…”

任凭他想破头颅也想不出,长孙无忌是在拿他与秦牧比较。

“谢陛下夸奖…”

秦牧收下了李二的好意,若是再推诿,那便显得矫情了。

厅中文武百官看向秦牧,亦是点头连连…

小小年纪,身怀奇技。

做到如此,实属不易。

就在此时,秦牧突然拿起桌案上的墨,泼向刚刚书写完毕的【兰亭序】。

“哎呀…”

“秦牧你做什么?”

“你何以如此!”

众人望着毁于一泼墨的【兰亭序】,捶胸顿足,惊叫连连。

就连李二亦是一脸懵逼,刚刚缓和的脸色,又浮现些许怒意,沉声道:“秦牧,你这是作甚!”

原本他还想向秦牧讨要【兰亭序】,以作珍藏。

没想到秦牧竟亲手毁了它。

没有人能理解李二对王羲之真迹的痴迷程度。

虽然秦牧所书是临摹,但比起书圣真迹,不差丝毫。

长孙无忌此刻已是无言。

心中如海浪般,跌宕起伏。

他感觉秦牧好像是上天派来惩罚他的。

让他喜,让他悲,循环往复,永无止境。

>>>点此阅读《大唐:神级驸马爷,咸鱼就变强》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