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 » 正文

小说《无限:在惊悚游戏中被鬼灵团宠》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无限:在惊悚游戏中被鬼灵团宠

小说:悬疑

作者:喃鱼

角色:

简介:【胆小勿入+恐怖刺激+无CP】大三学生司暮意外获得一只黑色手表,成为了一名鬼灵召唤师,开局就抽到‘幸运女神’称号,果不其然,各种怨鬼、厉鬼……都来光顾,半夜坐你床头‘贴心陪伴’,层出不穷的鬼打墙,带你体验各种迷幻的世界……这种被鬼灵‘团宠’的感觉,简直妙不可言!
作者避雷:女主成长型,不是开篇秒天秒地秒空气的存在;本书建立在现代社会,有法律存在,不像某些霸总文,一边强调法律,一边自己乱S人。

书评专区

无限:在惊悚游戏中被鬼灵团宠

《无限:在惊悚游戏中被鬼灵团宠》第3章 血色城堡(3)免费阅读

整个画面说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司暮一边忍着胃里的翻滚,一边鼓起生平最大的勇气尝试与守城的士兵攀谈起来,“这位大哥,请问这里是哪位公爵的城堡?”

士兵黑洞洞的两个眼睛窟窿盯着她,盯得她浑身发毛,咽了咽口水,她拼命强制控制住自己想要逃跑的冲动。

妈耶,这也太可怕了吧,我去,那蛆虫又掉出来了……

“惠特曼.帝摩斯公爵的夫人喜欢在每周五举办晚会,今夜,公爵夫人将会挑选一名幸运的客人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她会是谁呢?”

士兵张合着下颌骨说着,苍老幽冷的声音如来自地狱的阴风般呼呼地往外冒着。

司暮摸摸了手臂上冒起来的鸡皮,问,“特别的礼物是什么?”

“惠特曼.帝摩斯公爵的夫人喜欢在每周五举办晚会,今夜,公爵夫人将会挑选一名幸运的客人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她会是谁呢?”

士兵机械地重复着这一句话,如同一个没有感情的复读机。

突地,手腕上的电子手表传来震动。

系统提示:恭喜您已经完成血色城堡中的简单任务,想要解锁该情景,需要完成所有任务。

司暮不由得瞪大了眼。

她不想解锁可以吗?眼前这些东西根本就不是人,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去做这些?

忽然间,她的余光瞟过电子表中的一处红色感叹号,点开后,是一篇名为《尼克斯神殿手册》的文档,赫然发现作者名字竟然叫,夏冰。

她惊了惊,这……

她母亲的名字就叫夏冰!

两年前,和弟弟一起外出时,发生了车祸,弟弟意外死亡,母亲失踪,现在都还在失踪人口列表中。

这,会是巧合吗?

她的心脏渐渐紧张激动起来,母亲一直都特别神秘,做什么她都不知道。

万一这个发表的作者就是她那失踪已久的母呢?

那自己顺着这条线摸下去,是不是就能找到母亲的线索了?由于文件比较大,她准备回去后慢慢翻阅。

接着,任务栏跳出了新提示,一行行的红字又冒了出来。

简单任务:守城的士兵是个闲不住的话痨,上去和他聊两句——(已完成)

一般任务:进入城堡,成功活到第二天早上六点——(未完成)

温馨提示:完成第二个任务,将为您开启下一个任务。

司暮直接领取了一般任务,在她的背包里面有刚刚得到了新手礼包,包括:王屠户的杀猪刀,一次性黄符。

她点开了道具的介绍页,里面记载了道具的用途。

王屠户的菜刀:传闻,王屠户杀猪999次,这把菜刀煞气甚重,可对低级鬼物起到伤害值100+。

一次性黄符:某位神秘大师所写,可一次性对鬼物造成伤害值1000+。

黄符是个好玩意儿,但只能用一次,她得好好留着用来保命。

司暮准备好一切,想继续询问士兵该如何入场,是否需要什么条件。

结果,发现这哥们儿还在重复着刚刚那句话,司暮忍不住嘴角抽了抽,不再搭理它,径直走了进去。

冯月梅母女进去那么久没出来,难道是已经成为了这群鬼的盘中餐?

她攥紧了手中的菜刀,将手机开启了摄影模式,担心死了成为无法破解的案件,她还贴心的录制了一个开头。

“我叫司暮,这里有一座全是鬼的城堡,如果我死了,那么一定就是被鬼给害死的,请不要告诉我父亲真相,我怕他难过,他的时间不多了。”如果父亲知道自己白发人送黑发人,铁定更活不下去了。

抽泣两声,司暮揉了揉泛酸的鼻子,毅然提步往前走。

她一手推开厚重的大门走进去。

古堡的内里就像中世纪那些西方古堡那样富丽堂皇。

屋子的大厅中间有一盏硕大的水晶灯,水晶灯在灯光的照射下正散发着璀璨而怪异的光芒。

大厅的正中间,有一条旋转式的楼梯连接着二楼。

整个大厅都铺设着能倒出人影的大理石板,两边是各种自助的甜品和水果。

那么的奢华而美丽。

一晃眼,她有一种真的走进了欧洲贵族圈子的错觉感。

然而,奇怪的是,空旷的大厅里,居然看不到一个人。

可耳边却围绕着各种嘈杂的声音,还说着她听不懂的英语。

这实在太奇怪了,四周都是声音,仿佛自己被包围在其中,可就是看不到一个人,甚至一个鬼影都没有看见。

忽然,一道清丽的女声在场内响起,前面一扒拉她没听懂,但是“Lucky guest”的意思她还是能明白的,幸运的客人。

是在指她自己吗?

手中的菜刀渐渐捏出了汗,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她挥舞着菜刀就往四周砍,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是她可以根据声音的方向来。

刹那间,杀猪刀上散发的煞气灼伤了那些‘鬼’,不仅没有吓走它们,反而还激起了它们的怒气,刺耳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还我的头来,还我的头来……”

“快过来,让我撕碎你肮脏的灵魂。”

“救救我,我好疼啊……”

空气中若隐若现着一些人脸,它们的面部表情扭曲,像是被挤扁了气球,有的提着头找头,有的拿着刀割自己的肉,还喊着‘疼’……

司暮被吓得连连后退,直到后背抵住了旁边的桌子才停了下来。

正上方再次响起那道清丽的女声,此时因愤怒而变得有些尖锐,“敬酒不吃吃罚酒。”

很标准的普通话,难道不是西方佬?

来不及细想,司暮拔腿就往二楼跑,城堡里的灯瞬间熄灭,恢复了它本来的样子。

墙皮四周都在脱落,因为年久失修的原因,城堡破败不堪,又常年漏雨,里面长满了各种青苔、藤蔓等植物,一股发霉又潮湿、腐朽的味道充斥着司暮的鼻腔。

今夜是残月,微弱的月光透过破碎的琉璃窗透进来,她感觉墙上有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脚下的速度一分都不敢放慢,思维时刻保持冷静,二楼所有的房间门都是微微敞开一条缝隙,像在招手一样欢迎着她的进入。

唯独向阳面的最后一间,房门是紧紧关着的。她使劲的拧着生了锈的门把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其打开,赶紧钻了进去。

她听到走廊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伴随着‘嘎吱’的开门声,慢慢的靠近。

那个女鬼在挨个检查房间,二楼两边各有十多个房间,找到她是迟早的事情。

额头上已经起了一层薄汗,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将背包里的黄符放在了身侧的口袋里。

如果那女鬼真的找了上来,趁它开门的那一瞬间,就将这黄符拍过去,然后自己趁机逃走,藏到其他地方去。

只要能活过今晚,那么任务便算完成了。

低头瞧了瞧掌心的黄符,万一要是个西方鬼,是不是得大蒜和十字架才管用?不过听她的口音,应该是个‘本地人’。

司暮手合十,在内心祈祷起来:各路神仙保佑,让我一定要活过今晚!

>>>点此阅读《无限:在惊悚游戏中被鬼灵团宠》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