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小说《封存的香》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封存的香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瘦了的奶盖

角色:

简介:女主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都市单身女青年,每天在现实生活中努力实现自己的财富价值,身世的背后却藏着低调的家族和注定的命运。

书评专区

封存的香

《封存的香》第3章 故人免费阅读

初夏的夜晚如期而至,位于南京路108号的星空艺术沙龙随着夜色的加深焕发出不一样的光彩。

画展正式开始的时间是从第二天上午十点钟,今夜是酒会,只招待特别邀请的嘉宾,不对公众开放。

夏以沫的生活圈子离艺术很远,几乎完全靠不上边,所以这里除了彭桀以外并没有遇到熟人的可能。知道彭桀会忙于应酬根本无暇顾及到自己,夏以沫便闲适的踩着高跟鞋细细观察画展的陈列,想要借机偷学专业设计师的巧思。不知过了多久,草地上的音乐和热闹打断了夏以沫的思绪,她从一簇呼应画作的花束设计中回神,顺手从侍者手中的托盘上拿起一杯香槟,好让自己融入当下的氛围。画廊的室外环境开阔,热闹非常,蔷薇花的香气透过全开的窗棂侵染了室内陈列的一幅幅作品,彼此呼应,使得色调尽显柔和。夏以沫觉得与热闹的草地相比还是画廊内清静些,于是她手拿酒杯寻着画作去了。

夏以沫慢慢走过长廊,仔细欣赏每一幅作品,最终被名为《佛陀》的系列画作吸引。

“画面用色大胆,用轻纱般旖旎的菡萏花色画出肃穆的佛陀,作者是怎么想的呢?”

此时夜色正浓,室内的灯光稍暗,夏以沫不得不靠近些仔细看。走到正中的佛陀前,她合十双手,虔诚一拜方才抬头。

“这佛陀端坐如山,衣袂却精致灵动,作者绘画功底真是了得。”

等借着灯光看清细节,夏以沫不禁大惊失色,眨巴眨巴眼睛,觉得一定是自己看错了,定神再仔细一看,背后竟是冒出冷汗来。那精致翻飞的绸带上竟不是刺绣的花边,而是爬满了蠕虫。她的满眼都是粉色的,正在狰狞蠕动的虫子。

夏以沫头皮发麻,心口浊气呼不出来,双脚定在原地动弹不得。她努力强迫自己从某只虫子的獠牙处移开视线,看到画作角落里落着的一行小字“世间苦海,佛陀泥塑”。

“啊!”一种绝望油然而生,夏以沫感觉心中酸涩,泪水已悄无声息的滑落。

“你还好吧?”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近在咫尺,夏以沫的肩膀被一双温暖的手掌安抚,她没有拒绝,直觉是救赎。

片刻后,夏以沫平复呼吸,接过那人递来的纸巾擦干眼泪,心想此时的妆容实在不宜多留,低着头说:“谢谢!打扰了。”便转身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夏以沫在洗手间整理一番,也不敢再去那幅画前,直接回到了热闹的草地上。想到刚刚落在画廊的香槟,夏以沫随手又从侍者处拿了一杯,不知是什么就要抿一口来压惊。

旁边有声音响起:“也许这个更适合你。”

那人用一杯温色的东西换走了夏以沫手中的酒杯,夏以沫僵硬的手指触及温暖的玻璃杯,本能的握在手心。她习惯性的放在鼻尖一闻,是存放了多年的红茶,倒是正合她的心意。

夏以沫抬头道:“谢谢!”

英俊的男人笑着说:“那是我的作品。”

“什么?”夏以沫没有明白男人的意思。

他温和一笑:“怎么,很意外吗?”

听声音,夏以沫认出眼前的男人就是刚刚递来纸巾的那位,觉得有些尴尬,突然不知道怎么应对比较好。看到彭桀正朝自己的方向走来,夏以沫心里顿觉轻松不少。

彭桀手持香槟看着夏以沫手中的红茶问:“你不舒服吗?刚才没有看到你,我还以为你没到。”

“我还好,刚刚结识一位作者。”夏以沫将目光投向身旁的男人,想要彭桀帮她打破尴尬。

两位男士微笑示意,彭桀转向夏以沫介绍道:“欧阳秋,他的作品《佛陀》非常特别,相信你一定会印象深刻。”

“刚刚已经感受过了。”夏以沫知道身边的欧阳秋就是那幅画的作者,心想今天真不是出门的好日子。

出于礼貌,夏以沫伸出自己的纤细的手对欧阳秋说:“夏以沫,很高兴认识你。”

欧阳秋伸手握住却没有松开,故作惊愕的问:“你不记得我了?”

夏以沫只觉莫名其妙,眼睛在彭桀和欧阳秋之间打了个来回。

欧阳秋继续说:“看来,你真的不记得我了。那你还记得秋离吗?”

“秋离··”夏以沫呆呆地看着欧阳秋,眼前立体的五官与记忆中模糊的影子慢慢重叠。

“你们,认识?”彭桀看着欧阳秋握住的那只手,喉咙有些干涩。

“是旧相识。”欧阳秋回答了彭桀,转头又对夏以沫说:“不过,我没有想到你竟把我忘得个干净。”

看到夏以沫满脸的错愕,彭桀知道两人之间一定有故事,虽然违背本心还是对欧阳秋说:“既然你们认识,我就把以沫拜托给你了。”

彭桀转身离开,走出几步又回身对着夏以沫温柔的说:“以沫,结束后,我送你回去,记得等我。”

夏以沫如蒙大赦的“嗯”了一声,彭桀这才满意的离开。

“和我走走吧!”欧阳秋冲她抬起手肘。夏以沫稍作迟疑,还是抬手挽上他,跟随他的脚步朝着草地边缘的石径走去。

“你还好吗?”欧阳秋问。

“我,我很好。”

欧阳秋却说:“可我不好,一点都不好。”

夏以沫挽着欧阳秋的手臂僵了一下,觉得自己的表情应该不太好,有些尴尬。夏以沫从未想过会在这样的情境下与自己曾经暗恋的人重逢,思绪难免混乱。

“我本就是欧阳秋,秋是我母亲的姓,那会儿我父母已经离婚,我随母亲。”

欧阳秋简短的一句话就把一段复杂的往事交代的如此清楚,夏以沫却是心中惊愕,这些事情她到今天才知道。

“突然转学是因为母亲去世,我又回到父亲身边。抱歉,没有跟你道别。”欧阳秋冲夏以沫温和的笑,另一只手掌附在夏以沫挽着他的手上,轻轻拍了拍,像是安慰。

“不过一切都已经过去,现在的我,很好。”欧阳秋看着夏以沫,温柔的继续说:“对了,我回来是和你相亲的。”他脸上的笑容一下子烫到了夏以沫。

“你说什么?”夏以沫的脸上终于有了色彩。

“欧阳靖是我弟弟,同父异母的亲弟弟,他好像,很喜欢你。”

夏以沫质疑道:“欧阳靖是你弟弟?”

“是啊!”他笑出声说:“那小子对我喜欢的东西总是格外好奇。”

“你刚刚说什么相亲?”

“对啊!”欧阳秋温柔体贴,夏以沫却要抽回手,又被他连忙摁住。

“我就是回来追你的,从现在起,正式的追求你。”

夏以沫不知如何是好,从她到这个地方,短短2个小时里,情绪像过山车一样大起大落,好不刺激。

“我”夏以沫刚一开口,嘴巴瞬间被欧阳秋用左手拇指指腹按住。

“嘘,没有想好怎么答复前不要出声。”欧阳秋带着稍显迟钝的夏以沫转身走向人群。

一整晚,夏以沫像是欧阳秋的女伴。但酒会结束时,送夏以沫回家的却是彭桀。

“你和欧阳秋像是老朋友。”彭桀开口。

“啊? 嗯,中学同学。”夏以沫有些累,没有太在意彭桀,突然听到他的问话就只是迷迷糊糊的回答。

“你喜欢他?!”彭桀短暂的转头看一眼夏以沫,然后又看向前方的道路。夏以沫有些着急捕捉他转过头看自己是短暂的表情,心想自己已经不喜欢秋离了,这人究竟是什么眼神?

“不 啊··· 不是···”车窗外的灯光打在彭桀的脸上,晃得夏以沫看不清男人的表情,傻傻回应,好不尴尬。不对,夏以沫从尴尬中回神,彭桀好奇怪啊!难道是?

夏以沫有些忐忑,觉得在车子窄小的的空间里和男人讨论感情的事情多少有些不自在。

“不是就好。”

夏以沫听到这话忍不住看向彭桀的侧颜,似乎,嘴角有笑。

“不是就好。我不能喜欢他吗?”夏以沫不喜欢别人说一半留一半。

“没什么,突然觉得你喜欢他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夏以沫没说话,彭桀又说:“怎么了?不想聊天吗?”

“你怎么知道我的尺码?”夏以沫不是第一天认识彭桀,那个只会公事公办的男人突然跟自己说这么多话,不得不让她有些特别的像话,于是将白天的疑问抛出来,看对方怎么回答。

“老实说,我看一眼就知道了。”

“没想到彭先生对女人的身材如此了如指掌,真叫人佩服。”

夏以沫不自觉的触摸自己脖颈的项链,然后是包包里的香水。

“你,讨厌我?”

彭桀转头看她,夏以沫正从包包里取出香水冲着自己的脖颈处喷洒。

“瑞文说过这里最重要。”夏以沫想得出神,下意识的转身看彭桀,两人的目光在一刹那间交汇。

“咳。”彭桀回神看向前方,直到夏以沫下车道别,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彭先生,谢谢你送我回来。”虽然刚刚有些尴尬,夏以沫还是保持了基本的礼貌。

“愿意效劳。晚安!”

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夏以沫心想:“到底是哪里错了?”

酒店的套房里,欧阳秋靠坐在窗边的沙发上,一口一口品尝手中的烈酒。

“哥,见到我的夏老师了吗?”欧阳靖慢慢走近,在沙发上坐下。

“见到了,她,很可爱。”

“可爱?!”欧阳靖听到这个评价觉得十分有趣。“她好像一直很期待今晚的约会,是要见什么人吗?”

“她喜欢画展,听说今晚展出的画有一些是她选出的,是该期待的。”

“哦,是这样啊!早知道我也去了,说不定可以给她一个惊喜。”看到欧阳秋没有接话,欧阳靖又说:“算了,是哥哥的女友呢。哦,不对,应该说,是哥哥的前女友,算是吧?”

不等欧阳秋说话,欧阳靖站起身对着哥哥映入玻璃窗的脸说:“听说追回前女友不是件容易的事,哥哥要加油啊!”说完,欧阳靖脸上的笑容收起,冲欧阳秋行了一礼,转身离开了。

对于欧阳靖的挑衅欧阳秋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彭桀。此时此刻,欧阳秋只想知道彭桀和夏以沫的关系。

“不管怎样,我都不能坐以待毙。”

>>>点此阅读《封存的香》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