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穿书:我死遁后,疯批男主火葬场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我死遁后,疯批男主火葬场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十七层

角色:

简介:【言情】【追妻火葬场】【系统】
九尾狐苏辞渡劫失败穿进位面,导致小世界数据奔溃,被系统抓到惩罚世界—一本烂尾的小说
任务是拯救死于非命的男主,并且给男主当舔狗
花尽心思成为男主的床上人,结局到来,抓住了内鬼,男主完好无损却听信女主的话,用冰冷的枪抵着苏辞的额头

苏辞当着顾檐识的面跳进河里

任务完成

后来顾家家主像疯了一样找一个人,还给人低服做小

书评专区

穿书:我死遁后,疯批男主火葬场

《穿书:我死遁后,疯批男主火葬场》第3章 服软免费阅读

苏辞走到大门外,发现自己来这里这么久了,没有地方可以去。

内心凄凉的对系统絮絮叨叨:“这豪门的日子过多了,连一个真心朋友也没有。”

系统一听就知道苏辞又在凡尔赛,冷笑道:“确实”

在门外站了了一会,她转身朝马路边走去,打算找个便宜的旅馆凑合一晚。

系统震惊:“看不出来嘛,还挺节俭”

苏辞:“你懂什么,这叫策略。”

被鄙视的系统“我确实不太懂一只狐狸的策略。”

找了许多家旅馆,才终于找到一家不用看证件的旅馆,等她在前台办理好手续,走进房间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苏辞草草洗漱了一下,披上浴袍,把礼服叠好放在床头,然后在狭小的床上躺下。

苏辞:“还是家里的床软呐~”

后面的尾音听的系统直打哆嗦。

不知怎的,苏辞突然想起刚才从家里出来时,顾檐识那个阴鸷的眼神,像是下一秒就要冲上来撕咬的野兽。

苏辞决定找系统分析分析:“就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哈,男主好像对我并没有什么想法,这个惩罚要男女主在一起,我不仅要被戴绿帽,还要舔顾檐识三年,你们可真够损的”

系统:“你看上去很冷静”。

苏辞:“还好吧,恢复数据而已,可惜了这个男主,害”

系统无语:“……你可惜什么。”

苏辞:“嘤嘤嘤,被赶出去之后应该再也找不到这么大的了吧。”

系统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苏辞以前不是没被顾檐识赶出来过,只是以前她都会在庭院的台阶上坐一夜,逗逗系统,第二天再去哄顾檐识消气。

可今天实在是太冷,要是在庭院坐一夜,明天顾檐识就可以给她收尸了。说不定如果她真的冻死在庭院,顾檐识还会多看她一眼, 然后嫌恶地吩咐佣人把她抬出去。

苏辞边想,边把单薄的被子盖在身上。

旅馆的被子不知道用了多少年,里面的棉花都坨了,一点寒气也挡不住,即使盖上了被子,苏辞仍是浑身发冷,手脚冰凉。

苏辞打着抖说:“这苦日子过一次就够了,得得得”

系统安慰道:“睡着了就不冷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辞意识才渐渐模糊,缩在被子里睡了过去。

第二天,苏辞准时被系统钟唤醒,她顶着黑眼圈下楼退了房,匆匆打车赶回了家。

系统看着苏辞眼下淡淡的黑眼圈,直呼这人原来还是个实干派。

顾檐识昨晚在晚宴上肯定不可避免要喝酒,每次他喝了酒,第二天都会头疼必须要苏辞跟着去公司照顾。

之前有次她没看出顾檐识喝了酒,次日也没跟去公司,上午 就被叶助理的电话疯狂轰炸,让她立刻赶去公司。她赶过去才知道顾檐识喝完酒的当日会睡不着觉,次日不但会头疼,脾气也极难伺候,短短几个钟就让公司的人苦不堪言。

苏辞在办公室里安抚了顾檐识出来,听着叶助理和其他人的感谢,倒觉得是他们夸张了。

顾檐识喝完酒后的脾气明明跟平时一样。

一样的难伺候。

苏辞从来不认为他能够安抚顾檐识,是因为他对顾檐识有多特别。

只不过是她比别人更多点耐心罢了

毕竟她有任务在身,不管顾檐识怎么折腾都不会有怨言,必要的时候还要被折腾到床上去。

“到了。”司机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苏辞付钱下车,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现在已经是早上七点。

这个时间,顾檐识肯定已经起床了。她要尽快回去洗漱换身衣服,不然赶不上跟顾檐识一起去公司的话,她还得多花一次打车的钱。

苏辞拍了拍衣服上的褶皱,穿过庭院,推门进去。

刚走进去,就看到顾檐识坐在餐厅里用早餐。他脸色跟昨晚一样说不上好看周身散发着冷气,一旁的佣人大气也不敢出。

餐桌旁还坐了一个人,是昨晚不知为何没有回去的杨茹雪。

苏辞看过去的时候,跟顾檐识对.上视线,但只是很短暂的一瞬间,很快,顾檐识就漠然地移开了视线。

苏辞:“这眼神也太带感了叭,救命!”

系统真想摇醒她:“醒醒男主不是你的”

等苏辞上楼换好衣服下楼,餐厅里已经没有人了。

门外传来车子发动的声音,苏辞推开门,看到顾檐识已经坐进车的后座,重重关上了车门。

杨茹雪弯腰对着车窗里不知说了什么,眼睛轻轻弯了弯,拉开车后座另一边的车门坐了上去,又把书包放到了副驾驶座。

这回车子里再也容不下第四个人。

苏辞轻轻挑了下眉。

苏辞:真好,可以回房间补觉了,嘿嘿嘿。”

看来是不需要她跟去公司了,如果是杨茹雪去照顾的话,应该比她更好使吧,郭助理也不用头疼了。

车门关上后,司机却迟迟没等到顾檐识的吩咐。

按理说现在应该是送顾檐识去公司,可现在车里多坐了一个人,他也不知道是该先送杨茹雪回去,还是先送顾檐识去公司。

顾檐识没开口,司机也不敢贸然询问只能继续坐在车里干等。

杨茹雪侧头看了一眼,看到顾檐识薄唇紧抿,黑沉沉的眼睛盯着前面的后视镜,正在透过后视镜看站车子后面的苏辞。

她原本想喊一声顾檐识,看到他的眼神后,不知为何没敢喊出口,又缩回了座位里。

苏辞在看到杨茹雪上车后,就准备回房子里好好吃顿早餐,再回床上补一觉。

昨晚睡在旅馆那张又挤又冷的小床上,半夜醒了好几次不说,醒来后还浑身酸痛,简直是受罪。

刚转身,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苏辞接起电话,是昨天伍姐说的那个综艺。

昨晚在睡觉前,苏辞翻出存在手机里的号码,发了条信息给伍姐,说了她想接那个综艺。

没想到伍姐效率很高,很快就把导演微博推给了苏辞。

因为两人也算是老熟人,简单寒暄了几句后, 导演就直接让苏辞约个时间出来聊。

苏辞沉吟了一会,跟导演把时间约在了今天上午。

电话挂断后,苏辞才发现顾檐识的车还停在庭院里,不知为何一直没有开走。

她没有多想,径直绕过车子走了出去。

车子里,顾檐识的目光一直锁在苏辞身上,直到那道身影消失在铁门外。他下颚绷紧,眼神如冷冽的刀锋,一双眸子仿佛结了寒霜。

司机从后视镜看了好几眼顾檐识的脸色,才终于听到傅枭冷声道:“去公司。”

司机愣了一下,他还以为顾檐识会先送杨茹雪回家,没想到顾檐识像是根本忘了车上还有其他人。他也不敢提醒,赶紧应了声“好”,把车子开出了大门。

苏辞跟导演约在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店

她快速的和导演阐述了自己对于这个综艺的看法和心得。

导演显然松了一口气,脸上笑呵呵的:“没想到最后会是你接手我的综艺,还真是有缘分。”

苏辞浅浅弯了下唇角,不置可否。

又坐在咖啡店里聊了几句,导演才起身告别,说等具体的协议和合同拟定好了再联系她。

导演离开后,苏辞一个人在咖啡店里待了一会,喝完了面前的咖啡,才不紧不慢地离开了咖啡店。

苏辞突然感叹道:“没了男主,总不能人财两空吧”

系统没运转过来:“啊?”

苏辞:“算了,给你说了你也不懂。”

系统:“我真是谢谢你”

外面风和日丽,比昨天暖和了许多太阳已经悠悠地移到了头顶,周围的居民楼也传出了饭菜的香味。

不用围着顾檐识转的时间,总是悠闲又短暂。

顶层办公室。

顾檐识坐在办公桌后,手里捏着几张薄薄的文件,半天没有动作。

他视线落在纸上,看着那一个个方正的字,心里的烦躁却越来越盛。

一整个上午快要过去了,苏辞也没有出现在公司。

眼前一下是苏辞昨天头也不回离开的背影,一下是今天苏辞跟别人打电话的样子。

手里薄薄的纸张被无意识地捏皱。

难道苏辞是在因为杨茹雪跟他闹脾气?

以前苏辞从来不会跟顾檐识冷战,每次犯错之后总是很快就会低头认错。

即使被顾檐识赶出门外,第二天清晨她也会出现在顾檐识床上,用冰凉的手圈住顾檐识的腰,凝了水汽的长睫毛蹭在顾檐识颈窝,软声说些服软道歉的话。

她像是对顾檐识有永远用不尽的宽容。

可今天顾檐识没等到苏辞的道歉。苏辞甚至还因为一通电话就离开,连公司也没来。

苏辞把别人的事情排在了他前面。

这个认知让顾檐识心中更加烦闷。

他收回思绪,继续去看文件上的字看起来就无情的薄唇拉平,眼里难掩寒意。

如果苏辞敢把别人看得比他重要,他会打断苏辞的腿。

苏辞在外面遛弯回来,正好看到管家往外面走。

见到苏辞从外面进来,管家脸上有些意外:“苏小姐,您今天没跟顾少爷去公司吗?”

“嗯,我有点事要办。\”苏辞看了一眼管家手里的外套,“您是要出去吗?”

管家的表情露出几分尴尬,点点头“刚才茹雪跟我说,顾少爷过几天出远门谈生意的时候会带上她,让我帮她去学校拿行李。

苏辞:“哇哦,感觉内鬼要开始搞事了”

系统:“你悠着点儿,关键剧情要来了。”

管家知道苏辞和顾檐识的关系,可顾檐识又跟他的女儿杨茹雪关系亲近,现在当着苏辞的面提起这件事,难免感到尴尬。

果然,在他说完后,就看到苏辞的脸色微微变了变。

管家也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朝苏辞点了点头,快步离开了。

苏辞侧身看着管家的背影,

离结局的日子越来越近,顾檐识却在这个时候要出远门,她不相信这会是巧合。

偏偏顾檐识今天还在生她的气,估计连看都不想看到她,更别说带她一起去。

苏辞在门口站了良久,半晌,才转身走回马路上。

还是去跟顾檐识服软道歉吧。

系统:“这就对了嘛,想想你的oversize”

苏辞:“这事咱俩想到一块去了。”

反正这三年来,同样的事她已经做了无数次,也不差这一次。

苏辞到公司的时候,郭助理正好从顾檐识的办公室里出来,他垮着脸,两条腿似乎还在打颤。

见到苏辞出现,他的眼睛才亮起来“苏小姐,您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晚,快..快进去吧。”

说到后面,郭助理莫名心虚起来,向来说话流利的舌头也有点卡顿。

其实在公司里协助顾檐识工作应该是他的职责,可每次苏辞来了公司,他就几乎不用出入顾檐识办公室,所有的活都理所当然地落在了苏辞身上。

这样的日子过久了,他几乎都要忘记,苏辞没有在公司领薪水,也没有义务包揽这些活。

更别说今天顾檐识的心情明显比平时还要差,他这样催苏辞进去,仿佛是想拖苏辞下水。

郭助理嘴唇嚅动了几下,还在犹豫着改口,苏辞就平静地朝他点了点头:“好。”

内心其她已经朝系统狮子大开口:“我真是太难了,积分一定要多算一点!!”

系统骂骂咧咧:“好好好,给你多算一点。”

说完,也没再看他,曲起手指在门. 上轻敲了两下,推门进去了。

郭助理在门外站了一会,心里说不上是愧疚还是庆幸, 最后还是转身走了

苏辞刚走进去,就被一份文件砸在身上。

苏辞:“统子!他想谋杀!”

系统淡淡道:“要不来个反杀?”

唉,干不过干不过。

“拿回去重新整理。\”顾檐识头也没抬,语气冰冷又不耐烦。

苏辞蹲下身,把散落在地的文件一张张捡起,整齐的叠在一起。

没有听到回应,顾檐识从文件里抬起头,森冷的眼神在看到苏辞的那一刻稍稍缓和,只是立刻又收回视线,像是没看见她。

苏辞把地上的文件捡起来,放在书桌左上角,然后轻声喊低头工作的男人“阿檐。”

刻意放轻的声音像是-一团松软的云轻飘飘的撞进耳朵。

顾檐识握着钢笔的手紧了紧,在纸上留下一个墨点。

苏辞见男人没有反应,安静一瞬,绕到办公桌后面。

没有痕迹的那只手抬起,白玉似的手指搭上男人的手腕,缓缓往下,手指插.入男人的指缝,像柔软的藤蔓一样慢慢缠紧。

苏辞半蹲下来,拉起顾檐识的手贴在脸上,微仰着头看他,莹润的眸子里只映着他一个人。

“我错了。

>>>点此阅读《穿书:我死遁后,疯批男主火葬场》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