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脑洞 » 正文

快穿之渣男宠妻,快穿之渣男宠妻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之渣男宠妻

小说:历史脑洞

作者:放纸鸢呀

角色:

简介:顾长峰是个渣男,被他渣过得人太多了,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看不过去,下雨天和女朋友分手,被女朋友诅咒,被雷劈过后绑定了一歌渣男改造系统,在不同世界,不同年代拯救被他渣男凤凰男伤害的女人。

书评专区

快穿之渣男宠妻

《快穿之渣男宠妻》第3章 我不是病秧子3免费阅读

苏母手里拿着首饰盒子,若有所思,跟苏父说过之后,往苏华月的房间走去。

“都已经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休息”苏母看着坐在床上的苏华月道

本在发呆不知想什么的苏华月听见声音,立马起身走向苏母,扶着苏母的胳膊道

“这么晚了,娘怎么过来了?”

苏母示意丫鬟将首饰盒子递给苏华月。

苏华月接过,疑惑道“娘,这是?”

“这是顾家那个小子,让人从大同带过来的,我看了,都是适合你戴的,还算是这个小子有良心”

“娘”苏华月白嫩的脸上带了一丝红晕,声音也带了一丝娇柔

“好孩子,你是我苏家唯一的女孩,金枝玉叶,未曾受过一丝委屈,更是自幼按照宗妇教养,便是皇子正妻也做的。顾家那个小子虽说是嫡子,又是幼子,日后分家,镇国候与和诚郡主不会亏他与他,但到底成了旁支,聊胜于无罢了。

但今日看来,能专门为你狩猎大雁,千里迢迢送回来,是把你放在心上了。如今他参军,你祖父也有意照拂一番,熬过这段日子,他回来得个一官半职也好”

听着苏母的话,苏华月心里安定了一些,这日子总归还是有些盼头。

日子一天天过去,苏华月为自己的嫁衣忙碌着,这头的顾成峰也在努力着。

“这天是越来越冷了”李六端着碗一边吃一边念叨着“今年天冷的早,也不知道俺婆娘有没有把柴火准备好”

“是呢,前天我往营帐里送东西,在门口的时候听见里面人说,前面吃紧,要赶紧准备东西呢”孙二剩附和

“想这么多干什么,这些东西跟咱们有啥关系,管好咱自己就不错了”彭然看着窗外,觉得他们都是吃饱了闲的,想这么多。

顾成峰坐在一旁,安静的吃着自己的饭,没有搭话,他有一种预感,大规模的战争马上要来了。

果不其然,在这之后的日子里,不仅每天的训练时间延长,更加严厉,教尉官也会讲解在押送途中如遇鞑子怎么快速的组阵杀敌。

“陈二毛、孙家强、李六、顾嘉明、周亮……,你们几个回去收拾一下,去二阵营集合”

“是”几人回应后各自散去

收拾完毕,顾成峰看着手边的匕首,思索了一下,还是将它放进了靴子里。

集合完毕后,负责本次负责押运的李将军简单交代了几句话,让众人按照新兵在里,老兵在外,新老结合的方式形式,带着人前往边关榆宁府。顾成峰大概看一下,大概有个三四百人。

李将军带着众军,一路小心谨慎,昼夜赶路,生怕出现意外。怕什么来什么,在即将到达广林县驿时,在林中窜出来一队鞑子,大概有二百人。没有一句话,挥刀而来。

李将军大喊一声“摆阵”

老兵反应速度很快,立马做出反应,抵御敌军。新瓜蛋子拿着长矛战战兢兢的守着粮草物资。

当逃兵肯定不行,既然要挣军功,自然不能当缩头乌龟。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一旦发现哪里防守不足,有突出重围的鞑子,顾成峰就跑上前,挥动长矛开打,其他新兵蛋子一看,一群人打一个,这简单啊。

“兄弟,再放进来几个”顾成峰冲着老兵喊

教尉官听了放声大笑“听见没有,咱自己兄弟要饭吃呢,还不分点过去”

各老兵听见,放进去几个鞑子。鞑子刚进去,就被顾成峰为首的新兵群殴,给打死了。老兵不用保护新兵,新兵也不给老兵拖后腿,这一仗打的痛快,最终全歼鞑子。

“小子,你叫什么”李将军坐在马上,冲着底下问

“属下顾嘉明”顾成峰弯腰行礼

“你小子不错,是个苗子”

“多谢将军夸奖”

“行了,我记住你了,下去吧”李将军对顾成峰说完,对着众人大喊“兄弟们,赶紧的,割下鞑子的脑袋,等回来换军功”

一路上被鞑子埋伏了三次,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新兵老兵配合默契,鞑子一个没能逃走,押运军也有不少人受伤,却没有死亡。

回到大同,开始论功行赏,顾成峰因为表现优异,被提升为教尉官。手底下分了三十人。

顾成峰发现手下三十人都是新兵,不但没有在意,反而觉得新兵更好,比老兵好调教。时间不充足,立定站,正步走什么的就算了。没有设备锻炼,那就负重跑步,对打,摔跤,半夜起来整理行装,跟着顾成峰的人苦不堪言,私下抱怨不少。

刚进十二月,大雪就飘然而下,两天未停。大将军梁永元接到兵部来信,信中说,今年朝廷粮草不足,筹备时间长,大概要正月方能到达前线,粮草到达前,需要大同支援,户部已经联系大同官吏,到时还需要大同军进行押送任务。

这次负责押送的依旧是李将军,可能是顾成峰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点兵之时,特意点名了顾成峰所负责的教尉队以及另外十七个教尉队。

不出所料,这次押送任务艰难不少,不仅仅是雪路难行,鞑子偷袭的人数和频次也在增加。

这个时候顾成峰的教尉队和其他的教尉队有的明显的差别。别人是按照队形死扛,扛不住了,放进去几个让新兵解决。而顾成峰是跟他们打游击战,搞偷袭。趁着鞑子跟别的教尉队打的时候,就过去偷袭弄死几个,一旦鞑子聚集过来,就开始分散逃跑去别的教尉队继续偷袭。如此戏耍,鞑子很生气,聚集着奔向顾成峰等人,其他的教尉队趁这个时候,将鞑子打散,几人群殴一个,愣是将鞑子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你小子,就是有这种小聪明”李将军豪爽笑言

“将军此言差矣,兵者,诡道也。鞑子一身蛮力,但是脑子一根筋,不转弯。何必跟他们硬碰硬。只要能弄-死他们,什么方式无所谓”顾成峰笑答

“不错,这种打法不错,各队配合的也不错,遇到这种情况,就这么打”

一路上可谓是大冲突没有,小冲突不断,最终在十二月底前,将物资送到。这雪也下了大半个月,彻底封路,李将军等人只能在榆宁府驻扎,等雪化再返回。

既然到了前线,没有闲着的道理,这天,顾成峰带人在外巡逻,一老兵偷偷回来找他。

“这附近好像有鞑子”

“什么,你确定?”

“我在这里当兵好几年了,鞑子什么样子我知道,西边有个村子,我巡逻到了那里有些口渴,本打算去老乡家里喝口水,走到村子附近,看到几个身形健壮的人,比咱们这的百姓高大不少,要说是一个两个的,咱说人家长得壮实,但是总不能个个都如此吧”

“照你这么说,村子里肯定是没有活人了,我记得除了你之外,还分过来几个老兵,你叫上他们,咱们去探一探”顾成峰吩咐道

几人到了村子附近,没有往前去,就知道肯定是鞑子了,喝酒叫好的声音很大。

顾成峰带人回来,将所有人聚集到一起商量对策

“能屠杀这么一个村子,鞑子肯定不少,把守的这么严,这些鞑子是怎么进来的。谁腿脚快”

“老大,我腿脚快,我就是这附近的”陈光站起来,挠了挠头对着顾成峰道

“行,那你去,抄近路回去报信,其他人,抄好家伙,咱们给他来点狠得”顾成峰问“我记得前两天有人说,山里有狼群”

“俺说的”瘦小的男人站起来回答

“猴子,你知道在哪里吗”顾成峰问

“当然知道,俺是小王村的,俺爹是这山里的猎户,那些畜生在哪里,俺门清”

“这样,每个人身上图上泥,咱们去抓狼崽子,能抓多少是多少,抓到之后直接扔到鞑子哪里,这狼群护短,又是饥饿的时候,我倒要看看是狼厉害,还是那些鞑子厉害”顾成峰的眼睛里冒出丝丝杀气

猴子到底是猎户出身,很快带着顾成峰等人找到了狼窝。狼群夜里觅食,只留下几只母狼看守,抓狼崽子比较容易一些。将留守的几只狼猎杀之后,也不恋战,抄起狼崽子就跑,等狼群听见呼叫回来之后,都已经跑没影了,只能顺着气味追踪。

几人将狼崽子割了脖子,扔进了村子里,迅速爬上大树。狼群追踪的很快,闻着味道找到狼崽子尸体,开始愤怒的嚎叫。

听见声音的鞑子看到狼群,一边寻找武器抵抗,一边叫喊着往村子里跑。狼群可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追上去就开始撕咬,愤怒的狼群战斗力不俗,顾成峰几人就在树上看着鞑子一个倒下,狼群也死伤无数,鞑子不少,目测有上百人,但是对上狼群也只能是惨胜。最后一匹狼倒下,鞑子松了一口气,坐在地上休息。

顾成峰观察了一会,没有其他的鞑子出来,冲着众人做了个手势,众人迅速爬下树,挥刀冲着鞑子冲了上去,和狼群搏斗了一夜的鞑子,筋疲力尽,没有多少力气反抗,战斗结束的很快。

“兄弟们,留上两个活口,等着将军问话”顾成峰看着杀上瘾的队员嘱咐道,生怕他们将人杀光了。

等陈光带人来到村里的时候,顾成峰等人已经割完鞑子首级,剥狼皮的剥狼皮,烤肉的烤肉。肉香传出去好远。

“嘿,兄弟们来的整好,把这些东西抬回去,给咱兄弟们加餐”顾成峰将手里的狼腿放下,冲着前来支援的兄弟们道

“你们不过不足四十人,是怎么灭掉这百名鞑子的”大将军孙成守卫榆宁府二十余年,大大小小经过上千场战斗,不足四十人的巡逻队全歼上百人的鞑子,很好奇是怎么做到的。

“回将军,属下是用的借力打力之法。属下自知战斗力不足,于是借用狼群之力,与鞑子搏杀。待到最后双方无力之时,再去擒获”顾成峰年轻的脸上还带着稚气,言语之间却带着老成。

“好啊,好啊。你小子不错”孙将军夸赞着顾成峰“你可愿意来我麾下效力啊”

“孙将军,你这可不厚道啊。顾嘉明可是我大同军的人,可是好不容易找出来的苗子,怎么来你一趟榆宁府,这就开始挖墙脚了。咱们交情可不浅,你不能这么干啊”李将军不等顾成峰回话,就对上了孙将军

“李将军,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往年大同军的主要任务是押送,你看看这小子,这小子这机灵劲,天生就是打仗的料子,要想出彩就要上战场,就要培养。跟着你可不是屈才呢吗”

李将军站起来,也是被孙将军一番话气的口不择言,耍赖的劲头上来了

“孙成,我敬你是条好汉,怎么着,你榆宁府是没人了,我手下能能打仗的人有的是,就是不给你,你怎么着”

看着气急败坏的李将军,孙成也意识到自己这话说得不对,立马道歉

“瞧我这张嘴,我就是不会说话,我没那个意思。老李啊,我是个大老粗,让我领兵打仗我没二话,直接干就是,让我说好话,我是不会的”

“哼,你还不会,你就会说好听的”李将军气呼呼的坐下

“哎,老李啊,你知道,这榆宁府的日子苦啊,外面那些人,年纪小的十来岁,年纪大的年过六旬啊。为啥老弱的都过来了,还不是因为年轻的都死在了战场上。我手底下真的是缺人啊,若是我这榆宁府有都是像这种机灵的小子,那还会死伤这么多人啊。”孙将军对着好友开始示弱“你若让他来,我封他为前锋,绝不亏待与他”

“老孙啊,你这是,哎!罢了,就调用给你吧”李将军肉疼不已,但想着战死的将士也是于心不忍。

顾成峰看着两人,很想说,难道不应该问问自己的吗?

>>>点此阅读《快穿之渣男宠妻》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