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正文

赌棋 弃子围城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赌棋 弃子围城

小说:都市

作者:奇怪的菠菜

角色:

简介:【围棋】【竞技】【都市】有一类围棋高手,他们不入段,不参加公开比赛,不在媒体露脸,而只在地下棋局中,杀出一条血路。他们的水平,即使用九段,也无法衡量。吴平凡,就是这样一位带着血脉冲杀棋界的棋手……借这个故事告诫世人,围棋高雅,远离赌棋!

赌棋 弃子围城

《赌棋 弃子围城》第3章 无忧角免费阅读

张老爷子有点儿咤咤呼呼,就跟那些在公园里下象棋的老头儿一模一样。

“这样吧,小子哎。我让你两子,这样也算不上我以大欺小。”

“张老爷子客气了,”我说,“咱还是猜先吧。”

“猜先”就是一方随手抓几颗棋子,让对方猜单双,以决定谁先摆子。只有棋力相当的时候,“猜先”才有意义。

张老爷子对自己的棋力显然是极有信心,听我拒绝了让子,立刻有了脾气。

他认为我貌似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

“嘿!你小子!”他眼睛转了一下,看我对他没有什么尊敬的意思,就准备多讹我点钱,“你要真这么有自信,那我们干脆再加点儿‘彩’,怎么样?”

“加彩”是八九十年代民间弈棋很常用的说法,其实就是赌棋,这在江城极为盛行,几乎已经成为江城各茶楼最流行的娱乐活动——因为相比其他赌博玩法,围棋显得更高雅,并且更不好定性,游走在法规的边缘。

“怎么个‘彩’法?”我问。

围棋加彩分“盘彩”和“子彩”,简单地说“盘彩”就是开局前双方押一定的金额,赢家全拿;而“子彩”是下完按输赢的棋子数来确定金额。

“不让你出点儿血,你也不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我们各押一千块,赢了的全拿走,怎么样?”

他这是要加“盘彩”。

我望了望叶子,她没在乎,笑着点了点头。

这时候李胖子正好拿了货款走了进来,听到了刚才的对话。他知道我这要是输了,不但茶钱要茶楼自己掏,还得再倒贴一千块钱出去。他在茶楼也是有点儿股份的,这么一算,心痛得不行。

他着急了,用肘子捅了捅叶子,说:“哎呀!张老爷子,你跟他计较什么?围棋那不是君子之道嘛,咱不加彩头哈。”

“别罗嗦,胖子!”叶子不耐烦地说,“让人家自己决定。”

李胖子没办法,只好着急地站在一边。

我看叶子已经点了头,也就顺着说:“那行,就一千块。”

张老爷子看有钱可赚,来了精神,随手抓了把棋子让我猜单双。

我从棋篓拿出一粒棋子,摆在了棋盘上,表示我猜单数。

张老爷子张开手,里面是两颗棋子。

我猜错了,执白,后走。

张老爷子哈哈大笑,说着:“叶子啊,把你们这儿最贵的普洱,给爷上一盅。”

李胖子急得直摇头,这又得好几百块钱贴出去了。

“胖子,让芳芳给老爷子上一盅最好的蛮砖山老陈普,再来几色小吃。”

“叶子,那还得新开一个茶饼啊……”李胖子心里已经在滴血。

“开!张老爷子要喝啥,咱们就上啥!”

叶子这话让张老爷子特别的舒坦,他摸出一颗黑子,率先摆在了右上角星位上。

我则摸出一颗白子,跟着摆在了右下角星位上。

然后老爷子黑3在D17位占左上角小目,而我白4在左下角C4位占小目。

围棋呢,其实就是一种抢地盘的游戏。而整个棋盘上呢,角上的地盘最容易抢,边次之,最后才是中间,所以一开始落子大家都会选择在角上摆棋,先守住角,也就是所谓的“先角后边再中央”。而角上呢,又是越靠下的位置越容易守,所以在三三这个位置上是最容易守住的,再往下又不行了,因为气不够了,容易被人围死,而四四呢,就是所谓的“星位”,这是布局时最常用的位置,又好守,又容易向外扩展。而“小目”呢,则是三三和四四旁边的两个位置,这个位置兼具了三三和四四的好处,所以也是很常用的布局位置,不过跟四四比起来,略显保守。

因为我的几粒棋子几乎全是跟着张老爷子下的,他下哪里,我就下在对应的位置。这让他有些不爽,不过还在开局阶段,他没有多说什么。

接下来张老爷子执黑棋,第5着选择在C15位小飞,跟左上角“小目”上已有的一粒黑子形成一个“无忧角”。

“无忧角!张老爷子的棋,就是稳!”叶子在一边拍着老爷子的马屁,她是真不想让这位“棋王”去别的茶楼混。

“无忧角”是守角的一种方法,就是第一个子落在小目上,再加一个子走在‘日’字格子的对角线上,这叫‘小飞’,这样两颗子,就能大致把一个角给守死,对方很难再侵入。所以叫‘无忧角’。

而我则选择白6在C4位上小飞,也形成一个“无忧角”。

张老爷子终于忍不住了,叫道:“小子哎,你这种下法可不厚道啊!怎么我下哪你就跟着下哪儿?

李胖子已经带着芳芳端了新泡的普洱茶上来,他赶紧说:“哎呀,平凡,你小子会不会下棋啊,不会下的话就这么散了吧,这茶钱就算我们茶楼的了。”

他的意思是茶楼就出了这普洱茶的钱就算了,至于那押上的一千块,就当没这事儿。

“那不行!棋已经摆下了,没有撤掉的道理。他跟着下就跟着下吧,我照样有办法削他!”张老爷子生怕那一千块到手的钱就这么飞了,坚决不乐意。

接下来,张老爷子黑棋在右上角小飞守角,而我执白棋在右下角小飞守角。

还是跟着下,张老爷子脸色不悦,但他不吭声了,他怕叶子和李胖子真的把棋局给撤了。

其实我确实有激怒老头子的意图,因为在双方水平差距过大的时候,使用模仿的路数来扰乱对方思路也是一种心理战术,只是有些无耻。

这毕竟是我自学围棋以来的第一局棋,虽然有血脉护身,但仍然忍不住用点儿小滑头的招数。

看着张老爷子越来越恼火的神情,也是一种别样的享受。

老爷子喝了口茶,沉住了气,在黑方两个角都已经守好之后,他在顶边的二路中间位置下了一颗子,把整个顶上的边角连成了一片,形成一个巨大的模样。

“老爷子这大局观可真不是盖的!黑9在K17上抢边,把棋盘顶上的边角全连了起来,这个局面太强悍了。”叶子继续在边上拍张老爷子的马屁,她在茶楼经常看人下棋,已经知道该如何评棋。

我的白棋如果按照刚才一路模仿的走法,接下来应该是在下边也抢一条边,跟黑棋对峙。

但这种下法总归是落后手的,比较被动。这也是模仿棋必然下不长久的原因——在围棋上,落后手是很危险的。

于是我不再下模仿棋,而是在左上角老爷子已经守好的“无忧角”上,下了一着“肩冲”。

“肩冲”就是在对方已有的落子旁边一个‘口’字格上,下在对角线的位置,既有镇压的意思,也有进攻的意图,是非常具有挑衅味道的走法。

“哟!小子!你怎么不跟着我走了?!”张老爷子完全没把我这着棋放在眼里,他可能觉得我只是下模仿棋下的腻味了。

李胖子又着急了,在一边喊着:“哎哟,平凡哪。你没看到老爷子的顶部都已经连成一片了吗?他抢顶边你就赶紧抢底边啊!哎……你真的根本不会下棋啊!”

从普通的下法来看,他说的确实也没错。在布局上,确实要讲究空间上的对等,不然到了中盘之后,你就需要在人家的地盘上搏命。

然而我的生活不是一直就在搏命吗?

>>>点此阅读《赌棋 弃子围城》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