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宫斗宅斗 » 正文

小说《替嫁王妃太凶蛮,本王要不起》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替嫁王妃太凶蛮,本王要不起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机朵

角色:

简介:【悬疑反转➕有宠有虐】
方云清与秦承的婚姻还没开始就充满了阴谋算计。
婚后方云清不甘受这草包夫君的羞辱,她从调查他,猜疑他,设计陷害他,到……先婚后爱,谋定而后动,一动则天下惊。
—————————
侍女香霜算命时穿了小姐的衣服,
半仙说她有妃命。
出游时穿了小姐的衣服,
神秘人把她给欺负了。
陪嫁时穿了小姐的衣服,
这下彻底被人强掳了去。
那人,竟然真的是……

替嫁王妃太凶蛮,本王要不起

《替嫁王妃太凶蛮,本王要不起》第3章 父兄免费阅读

方易安的病时好时坏的,严重起来,连着三两日下不来床,偶尔精神好的时候,能去花园里散散步,夜里坐在院中纳凉,看看月亮。

日子也就这样对付着过。

皇帝给他留着宰相的位子,说等着他身体好起来,并常派了太医来给他瞧病。方易安感念皇恩,时常写了奏章让人送去宫里。方云清问过他都给皇帝写些什么?他说全是些马屁话。

刘氏对方易安最大的指望是他能获封爵位,世袭罔替,惠及子孙。方易安却似乎没有这方面的意愿,他在嫡长子在世时就推辞过两次皇帝的封爵,还为此与皇帝产生过龃龉。

方易安近一年都是住在书房中,方便接待太医和宫里的人。今日听说方云清要见他,他便让她去了他的书房。

方云清对父亲的书房并不陌生,自小她便得了方易安的允许可以自由进出。故而这间宽敞气派的书房里有很多她留下的痕迹,方易安的一块镇纸是她第一次出游从河边拾得的,一个陶瓷笔搁是她亲手烧制的,一副皇帝年幼时御笔所画的小鸡仔,上面有个她的爪印。

方云清此刻怡然自得地坐在方易安对面喝着茶,身后站着甘露和张妈妈。

方易安看着女儿清秀娟丽的小脸,虚弱地叹息一声。

“行不行嘛,父亲。”方云清放下茶盅,望着方易安娇声道。

方易安又深深地看一眼女儿,点头道:“也好,正好我也想找高人看一看,不如我们明日就一同去莲音寺吧。”

还没等方云清反应,张妈妈就急道:“老爷,您可不宜劳累啊!”

方易安看向她,不说话。

张妈妈的脸慢慢涨红,局促不安地说道:“是奴婢僭越了。”

方云清回头看她一眼,笑着对方易安说:“父亲别怪罪张妈妈,张妈妈也是好心。”

方易安冷着脸,想了想道:“罢了,我不去了。就让你二哥陪你去吧,他闲着也是闲着。”

方云清笑着点点头,回头又看张妈妈一眼,发现她果然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方易安顺着女儿的目光看过去,不由皱眉,厉声道: “怎么了?你又想说什么?”

方云清再次替她解围,她小心翼翼地问道:“父亲,女儿这时候出门,会不会不太合适?要不,把高人请来家里?”

方易安皱眉,神情有些不悦: “你懂什么?真正的高人岂是随随便便就能请来的?今日请明日到的能是什么高人?要问什么,要求什么,不是拿几两臭银钱就可以买回来的,必须亲自跑一趟才显得心诚!”又看向张妈妈道:“你去同夫人说,明日二公子和大小姐去莲音寺烧香祈福,让她吩咐下去,该准备的都准备好。”边说边挥手赶她:“快去吧!我等你回话。”

张妈妈望着第三次回头看她的方云清,笑着应了声是,急匆匆就退了出去。

方易安锐利的眼神瞥了一眼合拢的大门,对方云清道:“我都听说了,你可想好了?”

方云清微笑着点了一下头,目光坚毅。

“这婚事,是你母亲定下的。我……也觉得不错。”方易安对即将出嫁的女儿有一肚子的话想说,最终却只得这几句嘱咐,他不由苦笑:“但最终还得要看你们,能把日子过得怎么样。”

“放心吧父亲,女儿晓得。”方云清不奇怪方易安会觉得这婚事不错,若是他觉得错,必然早就把婚给退了。但这婚到底怎么个不错法,因人而异,见仁见智。就像山珍海味,若是吃不下来,或是吃了消受不起,那还不如粗茶淡饭。父亲说的不错,恐怕就是指得这粗茶淡饭的滋味。

“明日你留意着,会有人同你联络。人,你放心用,原是为你大哥准备的,连你二哥都不知道。”

方云清郑重点头:“女儿明白。”

方易安看着方云清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睛,熠熠生辉的眸子黑是黑,白是白的,并不见半分的忧虑,心情反倒有些复杂起来,不知是该放心,还是更担心了。

父女两对坐喝了会儿茶,张妈妈很快返了回来,她笑着回禀道:“太太说一切都会打点妥当的,明个儿一早就能出发,府里事儿多,她不得空,不然也想一起去,就说让三少爷替她去,大小姐路上也多个照应。”

方易安看向方云清,她早已高兴地笑起来:“太好了,还是母亲考虑得周到。”说完又望向方易安道:“父亲,女儿想去见见两位哥哥,和他们商量明日的行程。”

方易安这才露出些许笑意,他点点头,柔声道:“去吧。”

方云清和甘露向他恭恭敬敬行了礼,一前一后走出了书房大门,方云清主动邀请张妈妈道:“张妈妈可是想再陪我一起去见见两位哥哥?”

张妈妈有些尴尬,她摆手道:“老奴还要帮忙打点明日出行的事儿,就不打扰大小姐和两位少爷说话了。”

方云清微微笑:“怎么会是打扰,张妈妈说的哪里话。那烦劳您帮我把两位哥哥喊去小花园吧?我在那边等他们。”张妈妈一愣,赶忙低头应是。

待张妈妈走了,方云清眯着眼睛望了望空中似火的骄阳,低声吩咐甘露回房去取把扇子来,又对她耳语两句,甘露也是自小就在方云清身边伺候的,她面不改色,会意退下。

方云清独自信步来到小花园,在石凳上稍坐了片刻,就看到二哥方也的身影匆匆而来。

“二哥!这儿呢。”方云清招手。

“你倒是会安排,一句明日一早去莲音寺,全家都被你折腾得人仰马翻。”方也没好气,背着手站到方云清面前。

方云清见他眉心打结,言行举止尽是老先生教训学生的模样,只觉得他是读书给读傻了,也不与他多费唇舌,直言道:“可不是我说要去莲音寺,是父亲说的。”说完仰头望着他,一脸冤枉:“也是父亲说让你陪我去的。”方云清亮出护身符。

“父亲就是惯着你。”效果立竿见影,方也语气瞬间软了下来。

“我快要嫁人了,哥哥就不惯着我些吗?以后想惯着我……”

方也打断她的话:“以后怎么了?颍昌府离得又不远!”

方云清笑看着方也道:“看来哥哥还是紧张我的。”

方也白了她一眼:“确实。只求你嫁到秦家之后少惹事,别让我紧张。”

“哥哥说得我好像常惹事一般,真是冤枉。”方云清气鼓鼓。

“不惹事是应该的,难道还要夸你吗?”

方云清提高了声音:“二哥你怎么……这么绕不清,我不想理你了!还是三哥好说话。”

“你三哥也惯着你,你净挑软柿子捏。”

话音刚落,他身边突然有人冒出来:“二哥来得早啊。”

方也朝方同看去,点了点头道:“三弟,我也刚到没多久。”

方同一屁股坐到石凳上,笑嘻嘻看着方云清道:“聊得这么开心,云妹妹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点此阅读《替嫁王妃太凶蛮,本王要不起》全文<<<

发表评论